目前日期文章:20050828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原是出於熱心與好意的一個伸手扶持,怎知激起這麼驚駭的社會輿論波濤。
    看到玻璃娃娃因為行動不便,在彼此都同意之下,出自善意的同學抱他下樓,因為要命的濕滑雨水、一個踉蹌驚惶的跌跤,造成了這令誰都遺憾的生死相隔。
    因為被幫助而意外地離開人世的玻璃娃娃,難捨他的家屬為了要理清和尋求一個能讓他們心悅誠服導致他死於非命的真相,一狀告上法庭,一幾番折騰煎熬後的判決,那雙該是絕對充滿溫暖與愛的助人的手,竟變成一雙推向死亡推向悲慘推向絕望的要命的手,那好心幫助人的大孩子,竟要賠上一大筆錢,還得在往後仍堪漫長的此生中背負莫大的壓力與對這世界一些真理的質疑。
    我們何嘗也不是,同這個充滿壓力與無奈的孩子一樣為這樣的判決錯亂與混淆:甚麼是法官口中的應該量力而為?甚麼是法官口中的明知他有病便應該要更小心一點?我只能想得到:選擇幫助與選擇被幫助的他們,在作下選擇的那同一個瞬間,直入彼此腦門與心間的只有感謝、只有溫暖、只有愛,而且容不下你口中義正辭嚴的那其他。
    有很多事不是法律可以合理約束和拍板定案的,或容我該說更明白一點,把這樁意外端上法庭處理,基本上就是一個將這個社會推入艱困與傷痛的為難。
    為難了大部分認為主動助人是再自然與不需因多加思索而停滯不前的善良人們,為難了少數因為迫於無奈的天生缺陷而無時無刻需要別人向他們伸出援手拉一把的身障朋友。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回到以前工作過的書店買書看書,順便探探曾一起工作的伙伴們。
    工作場合中會常常看見與試著趕緊認識不斷變換的面孔,然後又過了一段匆匆相處的時光,倏地又得速速與這面孔告別,這是書店、尤其門市這一行越來越常見的現象。
    很高興還能在熟悉的店面裡,在驚見一個接一個全然陌生的面孔以後,我看到妳們還在這裡。
    還是那一身湛藍水色的制服,還是推著那一台台滿載書本雜誌的推車,還是辛勤躬身彎下腰拉開沈甸甸庫存抽屜幫客人找書,還是瞇起眼睛盯視密密麻麻地印以蠅頭小字的書名的清單補書下量,眼看妳們作著我曾經熟悉的工作的身影與場景,拉著我遁入有妳們同行的日子的回憶,當我看到了熟悉的妳們的面孔、也同時看到了過去的自己。
    有歡樂的、有艱難的、有迷惑的、有堅強的、有憤怒的、有理想的、有堅持的、有動搖的自己,不知道我所看到的、這麼多面向的我自己,有沒有因為離開了曾經執著的這裡與妳們,變得更快樂更有方向、變得更自信不再迷惘一點?
    好像不敢爽快地大聲點頭說是--不管是向自己還是向妳們。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