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真心話想說,卻沒辦法與最該聽這話的對象講出來,一切,只怕傷了和氣;此時,除了自己清醒地掙扎、也無可奈何。

    所以才說,知音難覓。而且,知音似乎很難是一輩子的--其實,是有階段性、地域性的。也許,有人在你人生某一段時光,比如10幾20多歲的時候,是知音;但,隨著彼此人生路途的方向不同、各自踏入的階段互異,視野的風景與心境的樣貌、也悄悄長的不一樣了。記得以前讀過張惠菁一篇叫《漸漸》的散文,訴說的就是類似的心情。

    今天,學妹C在MSN上給我的幾段話,猶如醍醐灌頂,我看著看著,邊感動邊慚愧--感動的是,她的話突然點醒了我,明白之前我看不太下去一些很熟悉的人與事,問題出在哪裡;慚愧的是,理應比C心智成熟些的學姊我,簡直像個該長大卻長不大的孩子,這樣的道理竟然得靠她指引,我才願意去欣然懂得。

    我想,知音,終究,是可以作一輩子的。前提是--要一起成長、要隨時對的上正確的頻率。

    說起來很簡單、看起來很合理,但要做到,很不容易!

    昨天,一個前同事在臉書上抒發--她有一個非常麻吉、相交甚深甚久的好友,雖然此好友已成家,與她當面接觸的機會,自然沒有以往的多,但仍常常用手機簡訊關心打氣、互訴心情。不過,前同事提到,開始不喜歡這位朋友頗為頻繁的簡訊裡,存在一種理所當然、越來越趨於命令式的語氣,這種態度也許淪為刻版的說教、遠甚過好友間的柔軟關懷了吧!? 所以,前同事看著這些簡訊,竟也就莫名地不舒服起來,忘了那字裡行間,其實是要充滿體己知音該有的,不着痕跡卻力量深厚的,體諒與愛惜。

    是甚麼讓原本認定是知音的人,變了樣呢? 很多時候,我以為答案只有一個,那其實,就是自己。

    我說,我雖是念舊的人,但我更希望,朋友間除了相互知道過的如何、除了有心有靈犀的默契與扶持、如果能多一點共同成長進步與的可能,最好不過。

    如果彼此之間的話題,老是原地打轉,甚至緊扣過去與回憶,老實說,我會窒息。

    C說,即便如此,妳還是會愛他們的,妳會需要他們--當妳想談回憶的時候。沒錯,畢竟,他們是與我擁有最多共同回憶的一群。

    C又說,她很少在與她那一群麻吉談回憶,她接著說了一句我覺得很帥氣的話: 回憶等老了以後再聊吧! 現在,正是創造回憶的時候。

    就是這一句話,讓我徹底醒了也懂了。好久沒有這種共鳴滿腔的感覺,感謝C帶給我這樣的感受。我想,我很幸運,人生一路上,都有知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ane Yang 的頭像
Diane Yang

Diane's自己的房間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