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311日、日本時間下午146分,改寫日本歷史與地理的震撼一刻、也是一個令全世界既緊張又揪心的傷痛關鍵東北宮城線外海的一場淺層僅10公里、強度卻高達M9.0的浩劫型地震,捲起鋪天蓋地的驚人海嘯,帶走了沿岸陸上的過往成就與記憶、進行中的時時刻刻、未來的繽紛予想,俱瞬間被迫宣告凝結、愁困在泥濘雜亂的震後荒蕪裡,難以翻身、難見天日。

    聽聞目睹了幾天的新聞報導,幾近一週接觸教人心驚而心碎的畫面、文字與數據,這場對日本人堪稱史無前例的災難,對日本以外的諸國諸民而言,亦屬空前、但也沒人敢斷言這是絕後未來,誰敢說不會再有類似、甚且更甚於此的事發生? 數年前在南亞、去年在海地、在智利;今年在紐西蘭、在日本蠢動的地震,下一站選擇到哪裡? Nobody knows for sure; but, will the Heaven know and tell the people in advance…?

    關上電視機前,已刻意跳開所有新聞頻道;接著闔上報紙頭版、也蓋起上網中的筆電螢幕、扭掉收音機整理滿房間的書櫃時,一本近六年前買的、介紹春天日本全國賞花情報的Mook、那花開燦爛的精緻封面滑落出來,我順手打開內頁目錄,看到福島兩字,再順著頁碼索引翻到福島那幾頁,裡頭的環山聳立、蒼翠高大的綠樹、瀑布般的滿開垂櫻、飄著舒暢熱氲的溫泉宿、頂著一張吟吟笑臉專注雕刻傳統木工的在地老職人你們,如今可都還在嗎? 有沒有幸運地逃過強震的摧枯拉朽? 還是已經與那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清空的廢墟同在了…? 想著不免又重回剛剛看新聞報導時的心酸,別無選擇地又馬上收起書,讓它繼續呆然地塵封回書櫃比往常更用力地推了書背一把,騎馬釘的Mook被深深埋進一面雜誌陣列中,直到快要隱沒至、幾乎看不出它身影的境地。

    靜謐的深夜心底,也許是不安於過分喧囂的沉靜,響起一段旋律,是一首好老好老的歌: We Shall Overcome… 還記得聽過Joan Baez年輕時,在1969年那場轟動全世界的Woodstock演唱會舞台上的版本,她用高亢自由的嗓音、蓄一頭短髮、精神地刷動胸前那把木吉他的弦,彈唱著”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someday… We shall live in peace… someday…”聲聲字字句句,幾近切齒咬牙,那份克服一切,生活的平和與勇敢、光明又正大、融合而無懼的渴求,除了在種族歧視、反戰的年代與國度裡如是,在天災捉弄的這顆危險星球上的此時,更如是。

    這不單是日本的關卡,更攸關全世界與世人的去從;面對這場震撼,沒有人可以再分彼此、更無法置於度外。我們不只應當克服、我們更求必須克服—We shall overcome, and we must do so, someday in Japan as well as in the whole worl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ane Yang 的頭像
Diane Yang

Diane's自己的房間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