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每天提筆寫字嗎?
 
    也許有不少人會說,這還要問嗎?! 如此感覺時的言下之意是,感覺被問到了一個廢話也似的問題,不可能有否定的答案。但是仔細想想,你會驚覺,答案不一定是很自然地肯定是。
 
    寫字,提起筆來在白紙上沙沙地一筆一劃、逐字逐句地書寫,這是越來越少人會天天、時時、刻刻做的一件事。於伏案工作或於日常休閒,幾乎所有該說想說的話語該做想做的事,都可以不必透過搖動的筆桿書寫,而是改靠快速而輕盈飛舞的指尖敲動電腦鍵盤打字表達。就連簡短的交代或傳話,也是靠手機發簡訊,而不是隨手抓個便條紙便利貼寫下留言。
 
    看妹妹的部落格,她提到最近台灣一個學者兼小說作家王文興,他的手稿連同其他幾位名作家或教授的,被聯合發表在一個網站上(台大近代名家手稿: http://www.lib.ntu.edu.tw/manuscript/wang/index.html),裡頭收錄的,全是他(們)多年來的個人手稿: 從與同學友人或為公務而魚雁往返的書信、到他一字一句落款原稿用紙的文學創作,這是一本沒有規律生冷的電腦打字、而是他行草般如畫的藝術字跡,每一個字都各有神韻獨具表情,而當然,每一句話的背後都富有深切真摯的感觸與滿佈方向不一的思路。這是從電腦打字的字裡行間,難以察覺的情緒,人情味與真性情,透過力透紙背的手寫字,直透讀著這些筆跡的人的心坎底。
 
    有多久多久,你沒有以這樣的方式,與人對話、用書寫去感動人與被感動了?
 
    一直以來,我是個喜歡書寫的人,我還是喜歡到處蒐羅購買各式可愛特別的大小筆記本,從一本台幣不到三十塊、素樸簡單薄薄沒幾頁的無印良品小手記本,到一本折合台幣大概四百出頭、封面被傳統日本織布精心包覆的東京鳩居堂古風手札,看上眼摸順手的,都乾脆而甘心地買下。因為我愛寫,筆記本,不正是為需要親筆書寫這動機與動作而應運而生的存在嗎? 手稿是最富生命力與最實在的存檔,遠遠勝過電子檔,抓著紙張撫著被刻畫其上的筆觸,想像與品味著字裡行間的訊息與思緒,那是電子檔上模樣一般般的新細明體,沒有辦法比擬與取代的感動。
 
    這也是為何,對比較親愛的朋友家人,不克用言語而需用文字溝通表達時,我傾向以親筆書寫的書信或卡片,替代EMAIL或ECARD的緣故。真正了解與與我相熟的人,也都會識趣地用這樣的方法與我對話。我現在房間的書桌與窗台,也都站滿了家人朋友寫給我的小信或小卡,從平日到聖誕到生日的,都刻正溫暖親切地包圍著我。
 
    瀏覽著這網站上的名家手跡,好像被當成藝術品也儼然是藝術品姿態地被呈現,感動之於,我卻不由得地擔心起來: 曾幾何時稀疏平常也不過的書寫,隨著人們對電腦無限上綱地凡事倚賴,會不會終將變成,只能在典藏史蹟史料的博物館或圖書典藏室內,供人瞻仰讚嘆的過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ane Yang 的頭像
Diane Yang

Diane's自己的房間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