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1997  

怒放的大寒櫻。攝於2017年3月上旬的日本、東京、上野公園。

 

台北街頭, 時序入二月起, 又逢隨處可見櫻花盛開的時刻。

台灣人多愛賞日本櫻, 幾年前為了在自己的生活空間也能每年過足賞春櫻的癮, 遂積極種起櫻花樹。社區公園、有庭院的自宅、人行道旁、山林步道... 似乎到了想種就種的地步。因為我小時候在台北根本不見櫻花樹, 街頭巷弄公園校園裡最多見的是經年垂滿氣根的榕樹、初夏黃澄澄的阿勃勒或入秋轉為一片金黃褐紅的欒樹; 若要提會開花的植物, 最常見的便是生命力旺盛、一年四季都能開花的馬纓丹, 三月天盛放的杜鵑或馬路分隔島上的木棉了。

這些年櫻花不只在台北、應該是在全台灣都悄悄占好占滿許多空間, 不去日本的時候, 其實並不愁無法親睹櫻滿開的美好, 留在台灣也是能賞櫻的。

但, 怎麼看就是沒有日本櫻花的氣勢與嬌媚。

去年此刻我正好在東京遊玩, 下榻上野公園旁的飯店。在步出上野車站票口前、看到站務員搬出一塊以瓦楞紙板克難作成的告示立牌上草草寫著「上野公園大寒櫻、見頃」。一出車站到上野公園門口, 果然看到兩棵櫻花滿開的大樹、樹下圍滿興奮不已爭相與花合影的人群。竟然在三月初就滿開呀, 我與大寒櫻的初相見就這麼歪打正著地發生了。我知道櫻花有很多種, 八重櫻、吉野櫻、河津櫻、緋寒櫻... 但偏偏對早開的大寒櫻一無所悉, 更不知道上野公園門口像門神一般頂天立地佇立的、正是三月初便可達滿開的大寒櫻! 自然完全沒有心理準備會在那時此地目睹櫻滿開。

毫無防備的驚喜, 並不見得總能惹人打從心底真正開懷(有時候反而因反應不及、沒辦法立即且純然地開心); 人對於意外之喜的接受度, 其實是很難說的。但、與花開美姿不期而遇--這肯定是能讓人無條件被取悅的一種絕好驚喜。

當時在東京念書的大學學弟與隻身來東京旅行的我, 相約了一定要碰個面吃頓晚餐。

「妳在哪裡?」

「我在上野囉。站在櫻花樹下。櫻花開了、好美!」

「櫻花開了? 這時候哪來的櫻花?」

「在上野公園門口。兩大棵現在開得滿滿的, 快來! 你出站走過來看到櫻花, 就能找到我。」

 

不必太多贅述、根本不必看任何標示也用不著打開Google Map導航, 滿開的大寒櫻就是座標, 沒有人會迷失方向、也不愁相找不到。

一年容易、又春天。學弟說他的臉書跳出一年前的回憶、是去年此刻的上野大寒櫻。

想念意外撞見的這片櫻花盛開, 也感念異地遇故人的喜悅與溫暖人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ane Yang 的頭像
Diane Yang

Diane's自己的房間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