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290.jpg

【放】

偶然間,我在網路上尋到一篇文章,文旨在分析生命經驗中的「放鳥與被放鳥」這回事。作者發表這篇不短的文章,用意應是想好心安慰在生活中、那些屢被自己在乎的對象放鳥(包括: 已先與你敲定好的約、稍後卻被對方臨陣以各種原因挪改;或,直接臨門一腳踢你一記變化球、突然爽約)、而為此逐漸暗暗心生內傷的人吧。

文章首先羅列與分析,放鳥之人經常拿出的臨時挪改或取消約會之理由、及潛藏其背後的各式真正原因--這些羅列與分析,大抵是說給被放鳥的人看的。放鳥的人總有其理直氣壯的緣由,儘管嘴上說著抱歉、心內其實並不打算顧及被他們放鳥的人作何感想。作者想讓被放鳥的人看清想透,何以對方要放鳥你(而在選擇放掉你的同時,卻不去放鳥你所不知道、又也許可能隱隱知道的他者),請讀者自行依照各自的遭遇、試著對號入座。此刻,被放鳥的讀者,想必已邊拜讀邊感傷地伸手抓小手帕拭淚(如果想的話)、或是火大地冒出如貓般的利爪(如果有的話)在身邊牆壁刮下滿載怨念的深刻爪痕。文章其後的下一段落,是進一步給被放鳥放到一個不爽的臨界點、甚至因此開始懷疑人生的你,幾則「教戰守策」--教你如何先消化因為屢被放鳥而在心中積累的不快與不解,接著加以應對--你也該學著如何伺機而動、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主動放鳥(不排除永久放生)那些多次、甚至慣性放你鳥的人...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57484624_10157117168339719_171463289253920768_o.jpg

不是活到現在才這樣的,交朋友、一向不是我的專長;順理成章地,呼朋引伴、我也不是很在行。

於是,始終感激至今還在身邊、仍可以時不時以各種方式聯繫與交流著的朋友們--天知道這些碩果僅存的朋友們、之於其實不那麼敢於與人交心的我,是有多麼可貴與得來不易。當然我也知道,人再怎麼害羞孤僻或樂得享受孤獨、也不能決絕地離群索居;維持與經營一定範圍與質量的交友圈也是一種生命之必須。於是,我自顧自地在自己有限的選擇與幾近沒得商量的固執好惡下、不吝擴大自己的交友「範圍」--我開始將目光與心思偏向「人類以外」的物種,只要能看的順眼、聲氣相通,即使在生物科目中非我族類、還是可以成為朋友。

貓朋友是其一,極討我歡心的一群,我鍾愛貓的眼神與表情、我好奇貓的行動與思緒。雖我沒把握--我認定的貓朋友們,是否如我惦念與眷戀他們般地在意並記憶我;但我也只能這麼自以為是,像感激我的人類朋友一樣地、心心念念著我的貓朋友們。

最近交了新的貓朋友三匹,三貓都是女生,而且據說年紀已長、可謂老小姐的等級(跟我一樣);從前都是流浪貓身分、被她們的主人逐一撿回家豢養。和三貓共處一室一整個午后後,回頭想來最難忘的,是置頂照片中、在地板盡情伸腿的這位。

「我猜,捲捲應該是雙魚座的。」將利爪連帶肉掌緊緊按在涼沁沁磨石子地上的、是一隻名叫捲捲的母貓。好友、也是三貓的養母以為,若貓也適用人類的星座、或許捲捲是雙魚。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螢幕擷取畫面 (36).png

是結束、也是開始,好像走著走著總該找到一個出口,面對出口進逼眼前,當下只管推開門走出去。
接下來去哪裡,不知道。從這個出口走出去、正確嗎? 
先告訴我正確的定義吧? 所謂的正確是甚麼? 我才能確切判斷並回答你,把這裡當成出口走出去,到底正不正當、是否真的安全。

不走出去嗎? 還沒想好下一個地方? 或是這個方向不對、所以該轉身找另一個出口? 還是,你找不到、說不出,眼下有立刻走出去的必要?

「生命總會替自己找到出口的。」每每談論到茫茫的未來、被問及費解的生活習題、遭遇選擇上的困難、面對理解不能的事實時,不管狀況中的正是我本人還是身邊重要的人,我老習慣、近乎下意識地反射出這一句話--在我不知道該怎麼把話接下去的時候、在我被問「該怎麼辦才好」但我就是答不上腔的時候。我試圖用這一句話,替無法收束的談話下個總結,似是而非之間移轉了話題,歪打正著地帶入一點聊堪玩味的哲理、順便敷上安慰的微溫。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螢幕擷取畫面 (31).png

雖然,不少人評論韓劇【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的結局令他們不得其解、大失所望;甚至有人帶著怒氣說最大的bug不是劇中的那套AR遊戲、而是編劇。但我不認為這部韓劇的結局是「爛尾」、也不覺得有什麼伏筆可言(有網友猜測: 這樣的開放式結局,是否在為未來有可能籌拍的續集埋伏筆?)。

我不知道有沒有續集。我反而挺喜歡這結局的,如此的結尾的確給足觀眾想像空間。說不出「好」是「壞」、看不出「絕對」的結局,一如世間的事與人,不能皆大歡喜討好所有人、也難以教人一翻兩瞪眼地區分是非對錯;我們是故必須在虛實難辨的灰色地帶裡不分黑白,擺盪、摸索、遊走、邊走邊看。一邊把希望留給失望,又一邊從失望中奮力掙脫、試探地走向下一個希望。

劉振宇將他耗時逾一年、流著血汗和著淚四處爭鬥拼搏才到手的天國鑰匙,交到艾瑪手中之後,反倒被艾瑪握著天國鑰匙刺向自己心臟、化成一坏白色粉末--但那終究不是「最終的」劉振宇、儘管他的肉身在現實世界中杳然無蹤,而他在命運走到如此境地之前也喃喃說道: 這,是我最後的一個故事了。

在倒地化為粉末以前,劉振宇忙著親手消除遊戲裡的"bug"們--這三個也化成白粉末的大bug,代表的是劉振宇波瀾萬丈的人生中、扭轉幾個關鍵命運的關鍵人物--曾相互砥礪學習成長、但逐漸拼出成就後卻心結日深而反目相忌的好兄弟車亨碩;曾不惜為了扶植自己而壓下親生兒子車亨碩、讓兒子懷恨埋怨不已的教育家車炳俊;自始至終忠誠服膺自己不離不棄到最後一口氣的貼身秘書徐廷勳。如果bug被消除後只能化為輕煙般的粉末是早已被寫定而改不得的遊戲設定,那麼依此類推,同樣被天國鑰匙刺中要害而成為粉末、從遊戲中被刪除的劉振宇,是第四個bug...

螢幕擷取畫面 (32).png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螢幕擷取畫面 (1).png

韓劇【天空之城】目前狂趕進度、終於看到18集了(全劇共20集)。

第18集裡的一段母女對話,真是讓人揪心又無語--揪心的是母親韓瑞珍與女兒姜藝書心底深處各據一方的執念、與因那些執念而生的痛苦掙扎與忍耐;無語的是她們無論內心已被扭曲的執念折磨勞煩到多麼疲累煎熬了、卻仍堅持繼續被執念所困、要這麼變態地撐下去。

沒有一天睡超過4小時以上。沒有玩過一次遊戲。沒有安心地去外出旅遊過。沒有盡情地玩過一次。為了上首爾大醫科、為了穿上醫師白袍,所以女兒姜藝書每次考試務必滿分拿第一,母親韓瑞珍不惜散盡錢財出賣靈魂與魔鬼一般的升學輔導名師作「交易」、迎來蛇蠍也似的金珠榮老師當藝書的貼身家教,金老師從韓瑞珍拿走得不單單是鉅額金錢而已、還狠心地拿下了她的女兒「我家公主」藝書--那只知道為了讀好書考好試上第一志願、迎合母親和奶奶勢利的期待的藝書,短短十多年的芳華生命活得是要強善鬥且好勝的,本該單純天真的年輕靈魂早已被書本功名所佔據、被啃噬到千瘡百孔空空如也。

「我真的真的很努力走過來了,媽媽... 我真的非常非常想去首爾大醫科!」藝書噙著淚向母親喃喃著她的心願。藝書還是很堅定哪,即使這一路走來經歷那麼多一般人根本難以想像也碰不到的鳥人鬼事!

她的夢想很單一、就是上首爾大醫科,此外看似別無所求。天啊,這樣一個荳蔻少女,是否活的太沒滋沒味、不免過於無趣了?!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1000030

去年六月初,我在自己這個荒蕪到連草都快要冒不出半根的部落格上發了篇文章【換個地方,再出發】;超意外地、有一個我素昧平生的人,點進來讀了這篇、並且私下連絡了我。基本上我自己心裡很明白,發表在此的文章,在我沒有貼連結在到自己臉書上的情況下,是幾乎不會有人專程跑進來讀的。那個連絡我的人,看來是任職一個我剛嘗試發文的新寫作平台,大抵希望我能這篇文章放在那個平台上,當成一個分享與宣傳。這文章,到底能宣傳什麼呢? 又、為什麼而分享? 當我被連絡時,我一方面頗感受寵若驚、另一方面則是非常納悶。

分享我到底是基於怎樣的起心動念、轉而決定去那個新寫作平台發文;以及,讓更多人知道,以前在慣用多年的傳統部落格發文的我,換了新平台發表又有了如何不同的感受? 宣傳,簡單說就是宣傳那個新平台、而非宣傳我自己與我的發文。

我答應了,文章被新平台以他們所能用的、我知道的和我不知道的途徑大力推播,掛在顯著的位子。我的文章總算有很多人看了,至今回頭看貼在那個新平台上的這篇文章,已累積了超過八百的點閱次數。

但時移至今,對於這個「換」,我突然感覺有點悽悽然。

悽悽然的緣由在於,自以為「換」個棲身的所在、著實朝了新方向認真轉了個彎,也許能就此柳暗花明,能看見更多、也同時更能被看見。如今檢視現狀,卻貌似猶仍停在原地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R0007699.JPG

【神離】

原來,看似圓滿幸福的他們,早已貌合神離好一陣子了。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人與人之間,看似牢不可破的關係、如膠似漆的情感,為何最終還是演變成可嘆可惜的貌合神離?

我想,他們也共同付出了相當的時間、並肩走上很長的一段路,途中不管發生過甚麼、很努力地不離不棄靠得很近、並邊走邊修補;然後,走著走著越看越不順眼了、感覺逐漸不舒坦不痛快了、反覆修修補補還是千瘡百孔。累了、煩了、連修補或怨懟的氣力也使不上了,最後選擇爽快地放過彼此、走遠一點來得安全適切與輕鬆,於是自然而然地走散了。

原來,一心以為會長長久久、永永遠遠的人與事,總與表面有著若干落差,只是落差大還是小的問題;終有走一走便漸行漸遠的一天,不可能百分百地「真實」、也很難「天長地久」。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R0007694.JPG

是沒有時間? 還是時機不對?

面對想做卻同時感到不容易企及的事、要得到卻偏偏不得其門而入的物、願長相依偎而不知為何總是若即若離的人… 也許,你我會這麼想—

我想好我要達成的目標是甚麼了,再多給我一點時間認真努力,我想我做得到。

我確定非得到它不可,給我多一點時間找到管道或方法,我絕對能把它手到擒來。

我相信我是真心相知相愛他/她,給我多一點時間,我們一定也肯定能永遠在一起。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差點忘了要在這裡寫下一年一度的跨年前感想。其實是差點連要寫下的氣力與興致都要沒有了。這一年過得既fruitful(卓有成效)也很tough(嚴厲強硬),一路上充滿挑戰於工作、於生活、於心智,種種預期中的、或天外飛來的任務伴隨著考驗與滋味微妙的感觸,接踵而至。

回顧「旅行」,我的2018仍是步履不停的一年。走個不停、看個不停、同時也一路上想個不停。

極熟悉的東京(我人生中旅行過最多次的異國城市)--與親愛的妹妹一起、還有6歲多的外甥女;與小孩旅行於我是新鮮感十足的挑戰,趣味辛苦兼有之。大抵是樂多於苦的,看著小小的她,抱著大人的相機有模有樣地學習拍攝盛開的路邊小花、看她不顧人來人往在東京車站地下街隨音樂任性起舞、自由又滑稽的樣子,教我重新溫習何謂純粹的快樂與自在--那是成為大人很久的我,在內心疲倦迷茫的此年亟需找回的。

去了兩趟中國大陸。老實說都是我想都想不到的、自然也沒有太縝密的事前規劃就決定上路。工作上冒出史無前例、推也推不掉的巨大專案,北京--我人生的首度中國之旅(是出差!)、於焉匆匆成行。一路忙忙行軍也似、學了很多也開了很多眼界。方才結束不久的蘇州上海之行則是... 表面上自己定調為年度的自我放逐、實質上回想起來是一趟「替自己的過去與未來找答案」的微妙之旅--有行前約定的款待照料、也有不期而遇的異地相逢,一切收穫難以言喻、點滴在心。

也有幾趟在台灣的短途小旅行。在基隆外海誤打誤撞上漁船看了快失傳的夜間蹦火仔捕魚術、仙洞巖裡步步驚奇的小探險、與家人在苗栗南庄坐看雲起時的週末山居、夏日搭火車下台中與老同學的一日難得逍遙小聚...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R0002740.JPG   

    我與我的高中同學到底失聯了多久,我已算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們已是老死不相往來的狀態,此後沒有意外的話、應當就是繼續斷線下去。

    很多年前、記得是大學剛畢業的某年晚夏,我參加過一場高中同學會,是在BBS上約成的,我想那八成也是我人生中唯一一場高中同學會了—那時候在批踢踢上有個咱高中的校友版,不管是哪一年的畢業班、只要你們想要、就可以在上頭申請自組一個班版。那場同學會就是「大家」還掛在那塊班版上時發起約成的。

    說是「大家」,其實班版上所在的也不是全班的所有人。畢業後有些同學便靜靜淡出了、誰也不知其去向。我念的是百年歷史的前三志願女校,一個全然女生組成的學校與班級裡,忽明忽暗地有好幾個或大或小的圈圈在班上浮動著,有的圈圈壁壘涇渭分明不可近破、有的則是若即若離互通有無。總之,「小圈圈」的起落聚散,在純女校裡似是很自然的事。有些人在還沒畢業前、或畢業後沒多久,很快發現並踏入新的圈圈、同時自覺已不屬於從前的哪一個圈圈裡了,便索性決絕地與舊圈圈呈反方向飄飛遠去。但還有為數不少的同學們情比姊妹深地固守她們共同的小圈圈,不論各自的人生走到哪般境地,仍會三不五時回到小圈圈中相濡以沫、不輕易與圈圈裡的「大家」相忘江湖。

    我,是提早掉出圈外的那一個。會用「掉」這個詞,是因為認真回想起來,我並不是自願跑出圈外的,可能是個性太差、還是無意間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犯了不該犯的錯;總之是我不清楚的問題(而這問題因著永遠的失聯斷交而再也沒有答案),造成我被圈圈裡的隊友聯手遺棄放生、而類似提早被迫中途下車於是掉出圈外的。然,這樣的我,居然在批踢踢那塊班版成立之初帶著我註冊沒多久的帳號登入、加入了,連我自己都覺莫名其妙。我在班版上是標準的旁觀者,立場身分超然地觀看來自各個圈圈的同學們的動態分享,我隱形我寡言、靜靜潛水幾乎沒浮出來換過氣、像是快要碰到圈圈邊緣卻仍始終仍站在圈外。

    「來開個同學會吧,大家!」某天班版上有一位同學發起聚會,在我們畢業了起碼五年左右之後,地點在多數同學們熟悉的地盤「母校」台大附近的某間餐廳—是的,我念的是前三志願的百年女校呀,班上同學的下一站不是台大就是政大,光考上這兩間的同學就差不多全班人數的將近3/4之多,這麼一看,我相較於「大家」,似乎又只能是個註定站在圈外的邊緣人了。我當時回應了發起人,我會到場,這也真是夠莫名其妙的決定—明明就自認是個邊緣人為何還要去、是想湊什麼熱鬧呢?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