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沒刻意去記是誰主張的論述、也未記下看到這段話的確切出處與時間;只依稀記得是在某天讀報紙國際版的外電時看到,大意是這樣的-
 
   「如果把一個國家的政府比做一個企業,那主導政府作為的人,通常是最差勁的CEO。」大抵這段話的旨意,是針對全球經濟海嘯下的諸國政府,從其各層級的主事者、乃至執掌不同功能的各組織,明知舉國已陷入程度輕重不一、無法全身而退的經濟困境,卻仍常總是那個脫序演出的腳色: 不用生意腦袋營運、不懂務實盤算效益,仍理想十足地發想出很不經濟正確的政策,使人民摸不清自己置身的國家,究竟要把這一整個「企業」做成甚麼樣、又將帶向何方。比方,心知肚明財務缺口只顧坐大不見縮小,眼看股市因外資狂賣出而狂瀉,就掏出不知有沒有效用的國安基金或某某基金(通常百姓也搞不清一個國家手中到底握有多少這種基金)進場加碼護盤,護盤後只落得越加碼表現越無力的窘況,像個白白胡亂散財的傻瓜;又比如,主計處把發消費券及釋放短期就業機會等宛如打嗎啡蒙蔽疼痛根源的衝短線策略,直接看作是讓現在關乎失業率的諸數據並沒想像中高的「德政」,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苟且,會叫人產生一種錯覺: 以為要經營一個國家還不簡單嘛?只要擺好鴕鳥姿態、以及擅長挖東牆補西牆地美化帳面上的數字,遇到外界質疑指責策略無效領導無方,旋即來上一句:「現在大環境不好、我也不知大環境會有這麼不好、我有甚麼辦法?」云云打混帶過,打完太極後,就又沾沾自喜自認時局敗壞至此,能這麼帶頭領政已算勇氣可佳、很了不起了。
 
    忍不住又聯想起,看最近的電影《真愛旅程》,身為業務員的男主角,坐在自己辦公室位置上,對自己的工作與效績,來上一段深沈又感慨的心得獨白-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必須承認這是一張令人看了心驚的容顏…80年代與美艷女星金貝辛格合演《愛妳九週半》的帥氣性格男星米基洛克(Mickey Rourke, 1956-),因為走紅後無法收斂放蕩不羈的過度自我,讓自己的名字被送上好萊塢眾多製片的黑名單,就此長成了星海中最飄零浮沈、人人閃避的一隻遺世孤鳥。轉而投身摔角界的他,原本魅惑眾生的俊俏小生臉孔,也許是因現實生活的顛沛不順而滄桑落魄;也或許是為嘗試與鍛鍊摔角技巧的反覆受傷、而不斷藉助整容去勉強修補,導致如今不堪直視、讓昔日影迷一看就要嘆息扼腕的走樣身形與黯然臉龐。
 
  眼看米基洛克在快要被與時俱進的時代洪流裡,就要被徹頭徹尾地淹沒的放逐之末,一個令人心慟的電影本事-《力挽狂瀾》(The Wrestler),催使米基成就了一段,可能是在當今影壇上,一段最令人心碎的演出。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三年,足夠教呱呱墜地的初生稚嫩嬰孩,長成活潑跑跳、言行自如、甚至鬼靈精怪的國小學童了。
   
    十三年,可以讓青春年華的青澀少女,蛻變為身心靈漸趨成熟、在感情或職場等人生場域上,略顯世故的輕熟女了。
 
    十三年,能使歷經幾番人生起伏磨練、奉獻出最精華的青春與心力、因而練就一身猛膽的青壯年,折舊為力有未逮、開始追憶與感嘆過往巔峰的老者。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星期天,看見耀眼的太陽在一陣善變難測的忽陰忽雨後露臉,當下決定「出走」…拒絕賴在家裡面對任何插電或連上網路的畫面,離家出外看看走走。
 
    不知那裡來的莫名衝動,也許是來自老弟曾經身體力行過的一段莫名、卻暢快非常的都市散步-老弟總是大力建議用徒步的方式,從我們位在敦化國小附近的家門口,一路靠雙腳走到信義區去逛街。不必搭公車繞路、也無須靠需轉乘的捷運,就只消仰賴我們不斷行走的本能,以高聳入雲端的台北101大樓為終點指標,走上約莫半小時即達。這段看似長征的步行路,走起來並非想像中遙遠艱難,不知不覺中走到了目的地,也就格外能感到暢快輕鬆了呢!
 
    過完年後,身上的肥肉因為肆無忌憚的貪吃美味、也放肆地橫長了好些斤兩。於是,減肥意志又自動自發地在體內與腦內啟動堅決運轉的機制,除了少碰澱粉、炸物、重口味沾料和戒除吃著玩的多餘零嘴…等等餓其體膚的舉措,「能站著就不坐著、能走著就不站著」的勞動筋骨信念也要不懈怠地執行。老弟之前聽在我耳裡,充滿傻勁、又有點不可思議的誇張感的散步獻策,我決定以毫不遲疑、大步邁開的步履著實走上一回。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過了一個大年又一年,一連九天的春節假期,雖可堪稱是近年來難得的超長連續假、但若跟歐洲人動輒兩個禮拜起跳的聖誕加新年大假相比,還真嫌短了。
   
     這年假,起初想來九天之長的假期理應會很長足,到了尾聲卻徒呼負負地驚覺時間總消逝得太匆促、還有好多最初期許自己要好好做的事,終究都沒做…究竟,時間都被浪擲在些甚麼人事物地上了?
 
    很多最窮極無聊與難受的時光,被迫獻給了南下返老家及北上回家時,動彈不得的「龜」速公路上。幸好車上還能放放我和老弟新買的CD大聽解悶,開車的老爸途中很配合(應該也可說是別無選擇!)與我們同聽方大同、DUFFY、甚至老弟最鍾意的Heavy Metal。偶爾跳回來聽聽他懷念的木匠兄妹、也不可免俗地要暫停CD Player轉到FM94.5的警廣路況報導。(雖然,我一心認定,過年的路況最無意義可言、沒有聽的價值,因為從台灣頭到台灣尾的國道省道乃至濱海道路等講一大堆,這些路上還不都只有幾個現況在輪迴-定點、回堵、緩慢…)每輪到播放陳綺真雲淡風清似的柔緩曲風與細微歌聲時,老爸會不太識趣並百般不情願地說:可不可以別再放她的歌啦?!老爸以為,走走停停的車陣裡,邊聽太過溫柔的歌邊開車,他恐怕就要放開方向盤踢開油門,沈沈睡昏去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