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趕在農曆新年的漫漫長假前,或努力、或不經意地,做成了幾件讓心情大好的事。
 
    驚覺新陳代謝隨年紀增長而江河日下的我,決心搬出近十年前那場大減肥的意志力,每天洗澡完畢就對大腿、小腹、屁股推抹上飄散柑橘氣味又油膩膩的緊實霜,推到雙手發痠全身發熱才罷甘休;午晚餐盡量少吃甚至拒絕澱粉類入口,這幾天穿上牛仔裙褲已不見膨脹的不適與繃緊的勒痕,走起路來也更覺輕盈快適呀。
 
    一向在抽獎時總心想事不成的我,終於不再陷入想要甚麼就偏偏摸不到甚麼的事與願違,昨天上公司旁的7-11買微波午餐,加碼50元硬幣一枚買了一盒牛年轉運公仔,迫不及待地打開竟是人人想要的、變身小金牛的OPEN小將! 當場不顧腳下踩著細跟高跟鞋,一手抓著因為有太陽能裝置而在燈火通明的7-11內搖頭晃腦的OPEN將、一邊對著同事又笑又跳起來! 連店員都爭相想看不容易摸到的小金牛造型OPEN將哩,還幫我小小地鼓掌喝采了一下。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很幸運又幸福的是,在上週六陳綺真的演唱會的開場未久。
 
    陳綺真的外型與聲線纖弱優雅、說起話來細語輕聲甚至帶點不知所措的羞澀,但當她拿起吉他站在台上唱起自己的歌,不管節奏輕重曲調快慢,聲音與表情自然坦白一如她處於渾世間始終不造作的簡單自然姿態,但是一點都不若她表面初給人的弱不禁風印象,徹頭徹尾釋放著異常肯定而堅強的能量。容我這樣簡單形容吧-陳綺真表面看似柔靜的月亮,而且還像那種靜夜黑空裡猶抱幾絲黑雲彩微遮掩的那種神秘之月;可是在她心底,其實一顆火紅炙熱、從不放棄閃耀的太陽,始終高昇著。
 
    怎麼會呢?她的聲音,就算透過大型演唱會等級的麥克風與大音響傳遞,聽來都是那麼細小、卻奇異地同時讓人感受到感動的溫與奔放的熱。我想更精準地說,是她的態度-為自己喜愛與擅長的音樂而生,用哲學性的思考(她的大學專攻就是哲學)與貼近人心感受的敏感思緒去創作,就算現實有時時與自己為敵的可能,也仍堅持以音樂以創作為基調活出自己的,那股不滅熱情的態度。僅僅是憑這股勁、這份真,以實際行動一步一腳印地一路比賽走唱、不靠眼高手低的空想以及多餘包裝與炒作,就能打造出來的成就與個體…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一直不去探究這曲子出自何人之手,只在意那沉穩、平和而靜好的行雲流水鋼琴聲,只消開頭三兩個音符、不甚規矩的後起拍、卻同時又配上簡單得意外的旋律,便很容易地教人將心中奔騰的懸念與煩擾的渾世塵埃,倏地飄散於無形。
   
    Gymnopédies No.1,係Erik Satie (1866-1925)最為人所知與所愛的鋼琴曲創作之一。Satie在世時的為人作風,套句現代人的說法,說的好聽--是特立獨行、饒富個性;但若說的難聽,他可謂刻意不與世俗主流同流的"怪咖"。誕生於十九世紀末法國下諾曼第的Satie,五歲不到的年幼時期,即因父親工作關係而隨全家移居蒙馬特、隨後又遭逢母喪而被送回老家給祖父母看顧,童年的泰半光景,就因家庭的變故而顛沛輾轉地度過著。或許正因為諸多變化衝擊的成長歷程使然,Satie孤僻絕決又善變的性格習氣於焉養成,從他所創作的多支鋼琴曲,實在很難被硬性歸類為哪一種流派的音樂,既非古典、也非純然是現代;光看譜似乎簡單、聽起來卻深刻的極富想像空間而富含層次的詭譎可以窺見。
 
    唯一可肯切被聽見的,只有一件事: Satie自己的堅持,做自己真誠喜歡甘願做的,不論於創作或是於人生。一個人生而為人,若能不為外界潮流或眼光所左右地、只單純一貫地照自己的堅持去處事立命,這股只順"自己流"而活就是最純粹而真實的信仰,顯然,Satie做到了。儘管年輕時的Satie曾受洗入過教會,他的創作卻完全不按照教會調式、甚至大膽唱起反調,所譜寫的鋼琴曲中,不劃小節線、拍子與終止記號也無的隨性,這些小細節可看出他不取法教會調式、甚至對當時引領潮流的浪漫樂派發起反動的任性。與其說愛他創作的旋律與氛圍、倒不如說,我愛的是Satie音樂裡暗暗流洩的,那股不安份的反骨精神。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8/12/31‧倒數計時的那一天】
    2008年的尾巴,是一年的最後一個工作天,對口的外國廠商們都早已從聖誕節起休起長達一兩週的假期,往來的Email量因此頓時變少,望著辦公桌上排排站的、廠商們十二月初就陸續自海外捎來的聖誕與新年祝賀卡片,心底也不禁早早就醞釀好滿滿的放假情緒,自然沒能勻出太多空間給拼工作這回事了。「跨年做甚麼好呢?」「元旦四天連假打算怎麼過呢?」的問候與想法開始在下班前夕、於辦公室座位上興奮的交頭接耳聲中熱烈傳遞著。MSN上朋友們暱稱的簡短字裡行間內,也開始傳達各自的跨年行程並放送各式新年祝福話語。這一天,因為擔心辦公室所在位置的信義區會陷入川流不息的人車雜沓中不得動彈,我及早關機、與座位周圍仍在場的同事喊了新年快樂明年再見、就瀟灑地打完卡走出門了。
 
    還是想「現場」看101跨年煙火。但以往可能相約跨年狂歡的伴,如今坐月子的坐月子、陪老公的陪老公、或是早已疏於聯絡、或在遠地工作抽不了身、或是主動表明自己已過了想狂歡的年紀失去了想刻意跨年的興頭…那麼,仍然對計畫親力親為瘋跨年這回事興致勃勃的我,是否可說是美其言自己「還很年輕」,或者該直接不客氣地點破自己是「還不服老」呢?於是,奔回家後草草吃了晚餐,陪老爸老媽看著LIVE的日本紅白歌唱大賽,心滿意足地看見帥氣依舊的SMAP表演(最重要的是木村那無懈可擊的帥臉!)後,穿起大衣、拾起相機,就尾隨年輕的老弟一起靠著雙腳抄著捷徑,一路勁走三十多分鐘,卡到了國父紀念館旁國聯飯店前人行道上的好站位,看101倒數跨年煙火。沒想到這個位子好到可一石二鳥地將101與京華城的煙火大秀雙雙盡收眼底。一比之下,101的煙火氣勢減弱了,反倒是京華城的氣勢萬千炮聲隆隆,一路上都能聽到人們對京華城煙火的驚豔讚嘆、同時交雜對101煙火的難掩失望。不過跨年夜還是親眼看見了倒數下的煙火,不管好不好看,從2006一路到2009,從倫敦到台北,不同的時空裡,自己總在瑞氣千條金光閃閃的璨麗煙花裡走入新的一年,似乎成為自己的生命儀式、一種不成文也甩不去的習慣了,彷彿不這麼看煙火就開展不了新年似的。這樣的參與感竟也微妙地衍生為一股小小的成就感,也算是小小的幸福經歷。
 
     【2009/01/01‧新年連假的頭一天】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