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五年前曾到過的吉祥寺,純粹是因為那是我當時最終目的地的轉車要站,而蜻蜓點水式地經過。如今正式下車一逛,大有相見恨晚之感,恨自己過往那麼多次的東京滯留,為何就不曾對地圖上這個頗奇特的地名,背後蘊藏著怎樣獨特的地域魅力去多做探究呢
 
   日本好友Yuri聽說我要來東京溜達,本來想帶我去鎌倉來趟遠離塵囂又可沈浸懷舊情緒的優雅古城行的;只可惜我停留的時間過短,從東京都心出發去比横浜還要再遠一點的鎌倉,可能光是去程所需的搭車時間,就足以讓大半個上午泡湯,而我下午四點不到就得動身去成田機場趕晚班回台北的飛機…所以靈機一動,就近改到都心裡的吉祥寺,據說也是個鬧中取靜、適合週日清早放空閒逛的好處所。
 
   對長期居住東京的居民來說,能避開這城市中的擁擠、奔忙、壓力、複雜等種種喧擾,是一解身心勞煩與抑鬱的必要;對多次造訪東京的旅人而言,能窺探這城市裡的幽靜、閒適、輕鬆、單純等種種美好,是拋開東京的五光十色、轉而窺見其難得的素直面貌的一種幸運與幸福。我實在羨慕極了,能在吉祥寺生活起居的人們,完全符合我一心嚮往「大隱於市」的生活境地-雖然打滾在理當繁華喧鬧的城市、卻可坐擁脫離塵俗令身心健康靜好的生活品質。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26 Wed 2008 00:55
  • 面對

     失去並不可悲,可悲的是不會坦然接受失去,還天真地自欺欺人,以為自己仍擁有那早已付之闕如的失去。
 
    錯誤並不可恥,可恥的是不想老實承認錯誤,還大言不慚掛起天大面子,起勁扮演假面的完美先生或小姐。
 
    驕傲並不可惡,可惡的是不懂低調斂起驕傲,還將不可一世的放縱兀自當作值得散發的光熱與讚頌的魅力。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初次在惠比壽出站滯留並遊走,這樣的旅行插曲,其初衷倒也全非是出自於漫無目的的隨性,其實我是在一本介紹雜貨的日文雙月刊上,看到一家雜貨店舖的可愛琺瑯餐具後心儀不已,遂順手抄下這家店鋪的地圖地址,夾在旅遊手冊內就帶著出發。
 
    結果,不知是地圖的繪法與標示太簡略、抑或是自己生來不良好的方向感又隱隱發作,在惠比壽左彎又拐地就是找不到這間店。最後益發嚴重的腿痠與對其他路過景物的好奇徹底擊退了想找到心儀小店的初心,在把時間與心神放在老商店街與小巷弄間的特殊風味招牌搜奇、與一小陣令人炫暈的找路迷路後,我乾脆折回原點-惠比壽JR車站,決定轉向去Yebisu Garden Place抓住本就該在悠哉閒適中度過的週六午後時光尾巴,來場小小的向晚黃昏散步。
 
    旅遊書上提到惠比壽,必會介紹的景點之一:Garden Place-在JR惠比壽站內踏上這一條長長的空中走道,一路前行個約莫15分鐘,就可到達…
    惠比壽JR車站裡頭,正如東京許多地鐵站內的風景,儼然自成一個機能多元且俱全的小小血拼寶地,包含貨色完備的百貨公司、書店、美食街與小花店…等各式店家。但若踏上這一條連接車站主體與Garden Place區塊的"Yebisu Sky Walk"的空中玻璃通道,歷經約15-20分鐘的腳程,就能豁然開朗地置身,與惠比壽車站周邊散發出迥異的新穎、開闊、並散發出悠閒歐式風情的"Garden Place"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過流星嗎?難得一見、閃亮耀眼、身影匆忙。如果將一個人的氣韻或際遇,比做宛若流星劃過天際那般、懾人心魄同時教人黯然可惜於那太過份匆急促而逝的美麗,那一個好比流星的人,在你心中,會是誰?
 
    我個人以直覺脫口而出的答案-文壇上有日本近代文學作家中的奇才芥川龍之介,短短三十五載的生命,泰半在癲狂的情緒中掙扎起伏,無可否認這樣太富戲劇張力的邊緣性格,令芥川筆下造就出多篇風格鬼魅、寓意深遠,至今無人能出其右的獨特文作;但這也讓他於俗世中背負難以承擔的壓力、注定得痛苦過活;最後芥川在「恍惚的不安」中,自我了斷抑鬱卻又如流星閃耀驚異的傳奇人生。
 
    最近歌壇上-或許嚴格說來也無法稱是歌壇-因為這顆會唱歌的流星,還沒有發過任何一張唱片、唱過完全屬於自己的歌…總之,就像是一顆受人期待的流星,才要冒出頭閃爍專屬於自身的獨特美麗,卻謎一般地自己決定要匆匆一閃而逝。她是黎礎寧。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每一次在東京滯留,發現到不經意路過的地方、總是比認真造訪的地方多。
 
    為何總有好些地方注定只是被路過,卻老是不會被列入出發前費盡心思安排的玩耍路線呢?也許是本身名氣或歷史不夠響亮悠遠、也許是標榜再怎麼一映俱全包山包海的旅遊資訊亦不遍及於此、也許是根本不具有值得旅人去一探究竟的特出之處…很多不確定是否判斷正確的「也許」,讓旅人就此把這樣的地方排除在自己的旅遊路線之外;但,這些地方,真的只值得路過而已嗎?
 
    幾年前的一個日本旅遊節目名稱以「途中下車」這般字樣為首,顧名思義是要帶領大家拋開一些眾所周知的spotlights,轉而向所搭乘的電車路線上,那些總是讓站名於電車駕駛員例行公式的廣播聲中、隨著匆匆飛逝而過的窗外不明風景與站牌呼嘯而逝的小地方,帶著好奇心一探究竟。搞不好,很多意料不到的新鮮人事物景與難忘的旅遊情懷,就在途中下車的脫軌行徑中湧現。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從Lily Franky三年前寫出一本半自傳式的小說《東京鐵塔: 我和老媽、有時還有老爸》,隨後順暢銷之勢,被翻拍成電影與電視劇後,東京鐵塔之於東京裡東京外的人們而言,身為一個城市指標型精神象徵的意涵,似有增無減地更加深刻。
 
   大抵一般嚮往遨遊全世界的旅人們,若是想到將旅行的步履眼界,拓展到世界知名的「鐵塔」類,無一不期望,務必在自己有生之年裡的旅行地圖上,在法國巴黎艾菲爾鐵塔打上一個到此一遊的記號。而東京鐵塔,並非大多人提及世界知名的"鐵塔"時,會被率先不假思索而喊出的名字。
 
   為甚麼這樣呢?身形比艾菲爾鐵塔略高(東京鐵塔高333公尺;艾菲爾鐵塔高320公尺)的東京鐵塔,從1955年正式建成並開放參觀以來,一直是世界上最高的獨立鐵塔。我個人以遊歷過的經驗比較,感覺是鐵塔的周邊設施與氛圍出了落差--東京鐵塔附近不若艾菲爾鐵塔有各式名店餐廳林立的香榭大道、然後直通恢弘壯麗的凱旋門,浪漫情調與歷史情懷兼容並蓄的獨特魅力分外誘人;再者東京鐵塔歷史不若艾菲爾鐵塔悠久、又是刻意仿造艾菲爾鐵塔設計建構的,或許就這麼被多少「比下去」了。但如果了解東京鐵塔建成的緣起,所牽動進而象徵出的是,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投降戰敗後,以被擊潰的國家民族信心,於一片荒蕪頹敗中力求轉型與重生,知道這樣的緣由後再去看這座鐵塔,感受便有所不同(關於東京鐵塔之於日本的特殊時代意義,其實可從近年一部拍了兩集的日本電影《幸福的三丁目》續集的片首,略窺知這一段歷史)。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