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說真的,日圓狂升值,加上頹弱的經濟壓扁了人們的荷包,旅人對東京,就算有再多眷戀也多落得怯步之途。就算已置身其間,也傾向選擇眼巴巴地只看不買,改以數位相機內或是人肉腦袋中的記憶體去捕捉其間的種種特殊與美好。這樣着實苦了有戀物堅持、非得帶走幾片雲彩才願意揮揮衣袖的旅人如我。
 
    還是可以有不遺憾不空手的旅遊之道的,就算是在最高貴的銀座。在百貨語名牌店家與傳統老店舖紛立的大街上,仍有花小錢就可以心滿意足地將銀座風華帶著走、使之成為有形有體的雋永記憶的可能!! 而這樣的可能,都隱身在歷史悠遠、風格獨具的百年老店之中。
 
    創業於天保八年(西元1837年),資本額日幣1000萬(約合台幣300萬出頭),全"公司"從業人員數從上到下僅35人的日本傳統和裝小物店--くのや(KUNOYA),即是值得異國旅人踏入尋奇的好店之一。(網址: http://www.ginza-kunoya.jp)
KUNOYA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F0634

     (↗小小的「夏野」、小小的店門口,右側灰牆上除寫著白色的「箸」字,字旁還掛有一雙大筷子呢!)
    不知是年紀大了一點還是怎的,銀座主要的血拼大道上那些叫得出名號的店家,幾年前去東京時的朝聖心態作祟會一股腦地想進去,但如今的我卻是意興闌珊、一間也不想踏入了;反倒是從網路或遊記書上的老練東京自助玩家們的親身經驗談中、所打過記號的各種專業獨門小店,比較能抓住我的好奇心,就算素來是個方向白癡我也無所畏懼,一邊捏緊東京旅遊地圖冊,相準頁面上我在出發前早就用功做好標記勾起座標地址的店名,同時依賴可能座立在各十字街頭或小巷轉角的銀座街道圖示,我就不相信我找不到這些偏偏都選擇隱身在大路分枝的獨特小店鋪。
 
    很順利地,一如往常,我在海外總可打破在台灣是大路癡的魔咒,沈睡的方向感瞬間甦醒,自熱鬧的七丁目掉頭往松坂屋(即六丁目)方向、頓入少人煙而多沈靜的並木通,一眼就看見了好奇許久的筷子專賣店-夏野。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眾所周知,東京是世界出了名的高貴城市之一,舉凡物價、車資、房租、學費…所有必須掏錢出來埋單了事的消費支出,就算沒有拿下世界冠軍,也必然是名列前茅。(近幾年,似乎倫敦才是世界第一貴,至少對到此一遊的他國旅人而言,倫敦總是以壓倒性的貴嚇扁了外國人的荷包與消費慾望!)
 
    那麼,銀座,就屬東京的貴中之最了。這些年,歐洲幾個超級名牌,如愛馬仕、香奈兒、Prada、LV…都先後選擇在銀座慎重其事地蓋起設計感前衛、規模恢弘氣派的旗艦式大店來牢牢抓緊深中名牌魔咒而甘心為之揮金如土的日本大戶們。不少聞名日本全國的老牌餐廳酒吧、或是謹遵專業而精純的傳統文化手藝的百年老舖,也都在銀座棋盤式整齊規劃的街巷上各踞一方。新與舊的名店以高貴的姿態兀自在銀座長期驕傲地林立著,全東京第一條開通運營的地下鐵銀座線,也是以這塊寸土寸金的地方為名。眼尖的旅人不妨少看著地圖或是地面趕路,而請多從旁觀察銀座各丁目間穿梭流連的人們,很有趣的是,除了可看到穿著入時品味拔群的型男型女自信快步、也可偶見一身高檔貴氣精緻和服的雍容貴婦小碎步與你擦身;還會不時碰著不少歐美西方旅人好奇地打量銀座的悠遠與獨特。
 
    有錢人在銀座才能放膽闊氣地消費,但這也不等於口袋淺小的貧乏旅人不能在銀座得到任何花錢的快感。即便在這麼超高消費的地段,精打細算或真的沒多少閒錢可揮霍的旅人,仍可以得到充實富有的滿足感。
銀座七丁目,復古雍容的路標…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hinjuku, a place full of noises, the crowd and desires...   
    該怎麼說新宿、看新宿、逛新宿呢-這個偌大而喧嚷的東京都裡,同時令我感覺熟悉、卻又陌生的可以的一個地方。
 
   熟悉,是因為幾乎所有盤根錯節的各路地鐵線,都在這裡交會集結,旅人別無選擇地必須頻率極高地在新宿來去與流連-或為轉車接駁、或為約人碰頭、或為安頓住宿、或為填飽肚皮、或為買醉玩樂、或為散財敗家…
 
    陌生,也都是來自於以上叨叨絮絮列舉出的、新宿容易給旅人「熟悉」感的一股奇異錯覺導致。在新宿,可以遇見各種可能,繁華的、困窘的;喧鬧的、幽靜的;喧鬧的、寂寥的;滿足的、空虛的…各式各樣極端的一體兩面,在新宿的大街小巷間、東南西北口相安無事的碰撞與存在著。就如同我自認新宿之於我,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那樣,說不出的矛盾,可那矛盾是記憶的長線上,一筆貨真價實而無法抹滅的紮實印記。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成田空港第二航站底下,乘京成電鐵的特快車,往東京都心馳去…
    東京極適合自助旅者的一大要因,我以為,就存乎於那雖盤根錯節繁複的緊、卻在方向與連結上到位且時間上精準的交通網絡中。
 
    就拿身為國門、也是多數外國人入東京的第一個足跡落地處-成田國際機場來講,光是班次密集而固定的急行電車,就有兩條線運營,分別是在日暮里或上野停靠的京成電鐵Skyliner、與一路直達都心最喧鬧繁華的新宿的Narita Express。如果因為想避免上下電車可能造成難以應付過多過大的沈重行李而一路急迫困窘,也因為不趕時間而不在意塞車造成的慢分,旅人也大可選搭橘色車身的利木津巴士一路沿高速公路搖到東京去。多元便捷,甚於每一次我從台北要往桃園機場趕著搭機出境時,總是失望地以為「其實有很大進步空間」的交通手段-我失望於,短短距離的台北到桃園,竟然連一條直通急行的電車道都沒能蓋出來,長期以來多只得依賴路況因為車潮與時速而撲溯難以言說的公路驅車抵達。討厭無法計量的交通手段的我,就因而在東京穿梭來去間,感覺到寬心、也找到自在。
 
這一張往終站上野的Skyliner車票,是我每度造訪東京的,挺進都心的「入場券」…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Japan Airline, 第一次搭就愛上了… 
     飛日本,這是人生第七次;但是選擇日本航空的飛機飛,卻是頭一遭!
 
    還記得國二寒假那年跟著全家人首度坐飛機、目的地也是東京,別無選擇地搭上的是旅行團切好團體票的華航晚班機,飛機屁股背著的還是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模糊的記憶中,只清楚自己當初生澀地摸索如何用安全帶扣環勒緊卡在狹小經濟艙客位、穿著一身禦寒冬裝、讓重達近七十公斤噸位更臃腫的自己。還有依稀記得當時第一次體驗機頭仰高、機身加速被拉往天際時,心臟有點從胸口往喉間吊高、耳鳴也隱隱發作的怪異感。接著在綠色的夏娃航空當訂位地勤時,因為種種限制、因緣際會只能拿變成「敵航」的華航的一折機票去飛。後來離開了航空工作沒了優待票的省錢好康,書店小店員的微薄薪資驅使愛玩的自己,極盡所能去找便宜的湊團票,結果這樣的票恰巧都是美國籍航空的聯合或西北…所以,雖時有所聞日本航空(當年還叫「日亞航」)的好,卻無從體會。
 
    這一次,用國泰航空飛出來的驚人哩程,換得的卻是日本航空的免費機票-不禁讓我自覺,我人生裡很多際遇與步驟,怎麼都是一連串誤打誤撞的殊異、造成許多意料之外的結果哩。這樣最好,討厭一成不變的我,從旅行的最開端,就開始嘗鮮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Clear blue sky, with the clouds that are purely white, during my flight to Tokyo...
    再一次拾起護照、打包行李、整裝待發,再一次離開極度熟悉卻容易生厭的老地方,一段旅程、一個人、幾分雀躍、滿懷期待。
 
   這一次的旅程最短,只有短短三天,沒有年假的我,早早在半年前就一口氣拿出辛苦累積經年的三萬點哩程數,換了張台北飛往東京的來回票,聽從日本好友的建議火速上網訂了新宿東京都廳旁的飯店房間,決意十足執行了一個人東京三日遊。
 
    很多人不解與疑惑:才三天在東京到底能玩甚麼?怎麼玩?其實,對我來說,與其說是去「玩」東京,還不說是去與東京「重逢」、同時去「發現」東京的不一樣罷。人生至今三十載裡,踏過將近二十國的異鄉土地,其中日本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多次拜訪的國度了。七次的日本行,東京的滯在遊歷,就足足佔去六回。旅行書上羅列的必訪景點,也大抵狠狠玩耍過,裡頭甚至不乏因為幾度是與不曾去過東京的朋友同行,為幫助他們滿足初來乍到的新鮮感,於是也跟著一去再去的「老地方」…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Oct 09 Thu 2008 16:59
  • 無題

    自從三年多前,開始因為好奇同時為排解無聊,展開部落客生涯至今,多久在自己的部落格中換上新照片、或寫出新文章,變成檢視自己生活中,隨心所欲的自在安閑度的重要指標。
 
    如果發現自己的文章更新速度,從日記或隔日記變成週記,而照片好幾個禮拜都在循環輪放著緊扣相同主題或事件的畫面,那麼,我可以帶點自嘲兼自憐地宣判,自己的生活,過的有點貧乏無聊。
 
    最糟的狀況是,真要用心寫出些甚麼,卻連個標題都搞不定。哈哈,現在似乎就是身陷這個窘況。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都在辦公室裡頭昏腦脹、案牘勞形的國中老友靜與我,雖在MSN上掛起忙碌,卻有默契地小聊了一會-為了本週末的同學會。
   
    靜是個忙碌的系統工程師,每天在電腦前理著繁複龐雜的程式,就連週休假日也不得閒,她悠悠地說週末的難得同學聚會恐怕得因為加班而犧牲了,已經忘記有多少年不見的我們,就這麼又錯過了一回…
 
    去年冬天,我錯過了國中同學會,當時人在英國打開電子信箱發現,主辦同學會的蕭婆貼心地寄了當時合照與通訊錄給我,時值凜冽的英陸隆冬、又剛好遭逢自己的電腦與備份硬碟雙雙離奇壞去的打擊,別無選擇只能坐在圖書館勉強地用起公用電腦上網的我,發現這封充滿喚醒遙遠思念與記憶的電郵,暖暖招呼與想念的情意透入隻身在異鄉的我的心扉,那份感動,至今記憶猶存、從未降溫。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