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現烤的酥脆鬆餅、加上香純的鮮奶油、垂涎欲滴的紅草莓、淋上濃醇巧克力醬~用看的就好吃!   
 
    昨晚,晚回家的我,照例卸下工作的疲累、捧著空空如也的餓肚子,在家晚餐。飯桌上飄來的不是溫熱香騰的菜餚美味,倒是顯出三三兩兩的寥落。飯菜所剩不多,據老媽說,是幫忙送餐到家的附近自助餐,今天打給我們的菜特別少,沒有太多新奇的菜式、份量也縮水(這莫非是變相的漲價手法?),加上遲歸的我沒能同桌吃飯,大食量的老爸老弟搜刮了大半的飯菜。我想也好,天熱頭昏怕肥沒食慾,夜晚就少吃些。只是吃起來頗有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失落,老媽看著我毫無津津有味的滿足神色,擔心我吃不飽;我只消幽幽地回道,吃不飽倒是不至於,吃下肚的東西,絲毫不能帶給我快樂的感動,讓人好生失落,倒是真的。
 
    食物若單單只是填滿基本的溫飽而已,日常生活裡例行公事的吃食這回事,便失去樂趣了,老是吃進一堆似有滋味、但實無驚喜與幸福況味的貧乏食物,不是只有生理上的味蕾會稍稍抗議,心理上也必定覺得失望無聊。所以,我堅持除了吃的飽、還務必得要吃出快樂,這麼一來,吃才不會淪為補熱量堆肥肉的機械動作,而是人生情趣、生活藝術、更會在記憶上記下許多美好的篇章。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還記得日劇「求婚大作戰」裡,那個對未能將自小到大始終心儀卻無法表白的青梅竹馬吉田禮娶為今生的新娘、而陷入無限懊悔的巖瀨健嗎?我最愛看到的一幕,就是主人公巖瀨健,在同情他而挺身幫助他回到過去以改變未來的教堂妖精施法相助下,耍帥又認真地喊著「哈利路亞…給我機會!(Hallelujah... Chance!)」後,隨即被吸入穿梭時空隧道前必經的一片神秘白光裡,旋即轉身遁入六年前的立修高校時代。
 
    回到過往所經歷過的每一段開始與曾經,嘗試著施以修正或施以阻擋等等,可以扭轉每一個過程的方式,是否就能就此成功改寫那些過往導致出的結果,然後因為這些被刻意改寫的人生「新歷史」,重新活出不一樣面貌的、不帶一絲悔恨的美好人生光景?這簡直是在空想的假設上再做痴人說夢式的假設、是加倍不切實際的虛妄提問…但是,這卻是或多或少正時時刻刻活在各種過往悔恨帶來的惆悵衝擊中的人們,很想大聲探問,卻又不知所問何人、答案又不曉得是否有解的大哉問!
 
    在我看來,生命裡任何一件事,從開始到經歷到結果,過程中若從沒有過錯誤、不感覺懊悔,就無法構成更有想法的人生-這樣想來也許殘忍,但是,卻是事實。我喜歡劇裡妖精的想法-他曾幽幽淡淡地輕嘆道,世間的人們最常用「沒料到…」「早知道…就…」的口吻為藉口,去悔恨過去那明明失誤卻仍渾然無覺並執迷不悟的自己。仔細想想,沒有因為種種徒呼負負的「錯過」而後悔悲嘆、而痛定思痛過的人,又怎麼能深刻知道,甚麼樣的人才是對的人?甚麼樣的價值對自己才是最需要追尋的?要把汲汲營營的完美理想追逐到手,首先必得被不完美狠狠捉弄與打擊,從不可收拾的傷痛去學習教訓以避免重蹈覆轍,學乖了、更聰明了、才知道完美該怎麼追-「不經一事、不長一智」-這似乎是世人想逃也逃不掉的宿命呢。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威嚴十足的維多利亞女王雕像。Victoria~她可以算是英國的一代女皇,最富代表性、在位最久的女王!
   
    叱吒一時、英明傳世的英國維多利亞女王,在我記憶裡,她的存在-最鮮明具體而難以抹滅的形式-莫過於座落在英國各城市某些街道或公園處的,一尊尊或大或小的路邊女王銅像。〔上方照片左:去年四月底到英國北部德倫(DURHAM)玩耍,在路邊見到的維多利亞女王雕像,為她一貫不苟言笑的表情頓時震懾了一會,於是恭敬地順手拍下。上方照片右:去年七月底,又跑到了利物浦(LIVERPOOL),路邊閒逛竟又看到維多利亞女王,難得站直身子的銅像一尊。〕
 
    就像在以往的台灣,不管馬路圓環裡或是公園校地間,常可見國父或蔣公坐的端正或站的直挺的雕像豎立。在英國,每每見到維多利亞女王雕像,多是以渾圓穩重的身軀、莊嚴肅穆的厲顏、永遠都是大蓬裙裝束正襟危坐的姿態呈現。她不具美貌、相反地略顯平庸無奇,而且印象裡我還真沒看過站立姿態的女王塑像,倒是依稀記得一些女王畫像裡看過她的站姿,感覺她個頭矮小,不清楚是因為大蓬裙拉低了身線、或者是過胖的噸位更顯得人矮、還是她本來就是老外裡少見的矮子?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當如今的我,每天頂著朝來熊熊如火的烈日、腳踏著被這烈日曬烤得滾燙的柏油馬路,還得同時努力在不流動的濕悶空氣中大口喘氣-以這樣不健康也不優雅的姿態,在擾攘擁擠髒污的台北城內趕路上班時,那「不像夏天」的夏天,竟成心坎底,我所最懷念的、最想一路趕回去的夢幻境地。
 
  天底下,哪裡有「不像夏天」的夏天?除了終年冰天雪地的南北極沒夏天,哪個地方不會歷經四季流轉、捲入冬冷夏熱的輪迴?
 
  有的,在英國,去年還在英國的那個夏天,根本就一點也不夏天!明明日曆都翻到七、八月了,每天看新聞氣象預報,日時溫度頂多是攝氏二十多一些、甚至只是將近二十度的十七八。這樣的溫度自然對來自亞熱帶的人們是談不上熱,還得嫌冷呢。也就因為歐洲過份顯得涼爽的不熱夏天,我等於是從前年八月出國後,都沒真正身歷其境於水深火熱的道地亞洲仲夏,難怪現在天天渾身不對勁,見光死加上不耐熱,寧願向冷氣房投懷送抱賴著不走,連以往敬謝不敏的冷水澡都打算躍躍欲試。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慕尼黑,當然要灌慕尼黑啤酒啊!! 朋友來乾一杯乾一杯!! 

    天氣熱,總是會極力找些降溫的點子,最好那點子能同時是上乘的樂子,消暑沁心脾又可解悶降火氣,這才能從天天大熱天的難耐盛夏裡生還與解放。

    我想到一幅畫面,寬圓高大的玻璃啤酒杯裡,盛滿著閃耀麥穗金黃亮澤的啤酒、滿溢的白細啤酒泡沫在杯緣開起一大朵透心涼的柔香啤酒花,杯身遇熱所結成汗珠淋漓的水蒸氣、和杯裡的光潤的方角冰塊互映出酷冷的透明,光是想著、望著或捧起這樣的啤酒滿杯,恐怕酒還沒呼嚕嚕地豪氣入口呢,就已先涼快迷醉了一回。

    我不是個貪杯無饜、無酒不歡的人,但我卻愛極了冰酒上桌的沁涼姿態與意象。偶爾小酌一番、尤其與三兩好友以聊不完的體己開心話當做下酒配菜、一起把酒言歡,不管時值夏日還是寒冬、坐在大餐廳或是窩身小酒館,這種光景更是教人寬心舒暢。

    在英國的時候,常常見識到英國人耽溺杯中物,不論白晝午後或深夜,幾乎隨時隨地都可以貪杯喝醉發酒瘋。明明是喝牛奶配土司的早晨,我都可以在宿舍公家廚房的桌上看到一大罐葡萄酒和幾支酒杯煞有浪漫情調地排排站在餐桌上;明明該優雅閒適地選好茶具沏起一壺紅茶配著現烤圓鬆餅吃下午茶的午后兩三點,我竟也可在大街上嗅到酒氣沖天聽見酒吧迷茫忘我的醉後喧囂。更遑論入夜之後了,帶著酒氣醉意的人們,衣衫不整的、隨地便溺或嘔吐的、眼神渙散步履蹣跚的、言語含糊或相互對吼咆哮的、舞拳踢腿的、狂摔亂砸街上公物或櫥窗的(最倒楣的莫過電話亭、垃圾筒或店家的玻璃門窗)、倒在路上蜷縮著身子呼呼大睡的…這些全都是記憶中英國人酒後的醉翁之意-不太唯美,不是混亂失序就是暴戾猖狂,但是卻在在是生活中的真實。

    難忘早晨出門上課或採買時,走在人行道或馬路上,常見怪不怪的一灘灘嘔吐穢物的痕漬、或是被砸得稀巴碎爛的滿地酒瓶玻璃片。醉翁之意-有時愜意於看著酒杯就滿心清涼的暢快中,也可唯美一如酒後微醺之餘所吐出的交心真言裡,也或許僅止是猛醉後的胡天亂地的大鬧一場後、所留下的荒誕殘局……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