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6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0005
 
 
    看到電視新聞畫面裡,大把的太陽花、桔梗、還有好幾種族繁不及輩載的花朵,因物價紛飛漲、經濟艱苦的時代下(或某總統登高一呼簡約度日就別送花的另類環保訴求下),身價直落也乏人問津。花,終究成了萬物一片不斷「漲」聲中、少數忍痛「喊跌」卻還銷不出去的賠錢貨。也於是,花兒們只得彼此挨著身子,一起成堆地垂頭喪氣躺落土地上,任由炙熱的炎夏驕陽曝曬至萎縮乾枯,或是逐漸發爛-終就化作花泥混入塵土,而非在綻開的最嬌美豔麗的動人時刻,被小心翼翼地採摘收成,送入惜花愛花者手中,成為一盆盆一束束令人心「花」朵朵開的花朵……
 
    生長在一個愛花惜花的家庭裡,家中前後的陽台上、甚至鄉下老家屋邊一畝小花圃裡,向來植滿開遍繁花朵朵-玲瓏秀氣的黃蟬、娟秀紅豔的日日春、難得盛開的神秘白曇花、淡雅幽香的夏日小茉莉…,最期待也開心的,莫過於聞到花香盼到花開;而最害怕也傷心的,自然是目睹花落花謝的淒清殘像。目睹花農們避免自困在「一採收就是賤賣、一賤賣就是賠本、一賠本就是瘦了荷包」的難堪窘境,而必須忍痛選擇親手「葬花」,「擺爛」掉自己日日夜夜辛苦灌溉呵護的花兒們,心底當然是極難過的-為花朵得犧牲於這麼令人無奈的現實時局而難過、並多少對「為了節約可免掉送花」的呼籲存疑。(那麼一樣的邏輯,人民荷包越來越扁、因為通膨缺糧的時局導致賺錢越來越難花也難存,所以是不是政府應高抬貴手,一些取之於民的規費稅收也可省去別收、勿再跟苦哈哈升斗小民的瘦荷包扁肚皮過不去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隔壁鄰居、同時身兼老爸的職場老友與登山良伴的李伯伯娶媳婦,直到四十不惑之齡、才覓得與自己年紀也相仿的人生另一半的李伯伯小兒子,與他今生的新娘,為了這場人生大宴,自然喜不自勝地請了各路親朋好友來吃這有點遲的喜酒,我(代表腳傷難行不克出席的老媽)和老爸、還有老爸與李伯伯生意場域上的一竿子老戰友們,都被受邀入席,席間同坐一桌。
 
    同桌的大多是李伯伯的前同事,所以年紀不是坐五望六、就是六十好幾。跟這滿桌的伯伯爺爺級之超熟男們同桌,看他們時而互相勸進拼酒、時而大嘆男人真命苦的熟男職場或家庭心聲的生動神情,對我來說很是新奇有趣。尤其看他們面對滿桌豐盛澎派的珍饈美饌,同時聽到他們彼此間欲拒還迎、要夾不夾或推來擋去的舉措,伴隨著他們解釋為何面對山珍海味需要如此扭捏忐忑的言語,心中竟不由得浮現很多感慨。
 
    一個阿伯說:「唉!年輕的時候,是用生命在換取金錢;誰知一到年老,就變成得用金錢來換生命哪!」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又是早上趕著出門上班前在家天人交戰的空檔,我站在梳妝台前一邊化著妝一邊聽著收音機吸收新知,不容許自己錯過,任何能讓我對這世界繼續充滿好奇、或重然新觀感的可能。
 
    早晨新聞性節目的主持人與一位在台師大教授藝術課程的老師,聊起了一代天才--達文西。
 
    用寥寥四字--一代天才,去稱呼達文西這位身懷多種專精學藝與特長的奇人,實在有點太籠統;可以畫出蒙娜麗莎的微笑與聖母像這類藝術畫作、同時又可以描繪出複雜機械或人體解剖透視圖等發明或科學導向的精密繪圖,到底他的腦子裡都裝些甚麼、又是如何運轉的呀? 主持人一邊聽著老師如數家珍地細述達文西在世時締造出的多種天才事蹟,一邊滿懷感佩與好奇地喟問。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06 Fri 2008 10:54
  • 起點

    早上匆忙梳妝之際,我都會隨手轉開音響、讓晨間固定分享新知評析時事的廣播節目在我耳畔作伴。
 
    今天聽到了一個很新鮮的職業,叫做"園藝治療師",廣播主持人訪問了台灣第一位、赴美受訓取得合格認證的園藝治療師,原本擔任文字編輯長達二十多年的她,在人生四十歲、持續投身編輯工作轉眼快二十載那一年,開始積極思索讓人生轉彎的可能。在她又身不由己地持續工作直到四十六、七歲了,她終究可以正式揮別奮戰大半生的職場,把這樣大破大立地放空而歸零的自己,丟到大老遠的美國,也沒刻意設定非學或做些甚麼,就在異鄉因緣際會地碰上園藝治療這個新興的專業領域,認真學習後取得證照,成了個教人以各種園藝功夫治療心病的心靈專家。
 
    主持人驚訝並佩服她在這樣不小的年紀,還能懷抱大夢並不畏懼地隻身去圓夢。大多數的人在轉換人生跑道、特別是職場上的腳色與領域轉變,幾乎都是騎驢找馬,不敢大意放掉現有的--即便現有的是多麼令自己不置可否、心灰意冷至想要非逃不可。都是要等到這樣分心地尋覓、內心來回掙扎好幾次,確定了下一個位置,才敢全身心抽離既有的老位子。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挑戰高達近六百頁的小說: 事發的19分鐘(Nineteen Minutes),截至目前為止讀了快兩百頁的篇幅裡,感覺寫作節奏最讓人拍案叫絕、讀得欲罷不能的"第二天"這段篇章中,來自瘋狂掃射全校師生的殺手彼得的父親,所自創出的一套關於幸福的公式,引起了我更深一層的側目。
 
    幸福可以被估算嗎? 故事中殺手彼得的父親是個大學經濟系教授,常常在一堆繁複而別具深意的數字與算式理論中,窺探與思索經濟的微妙起伏。他把這股研究的熱誠與勁道,放諸於計算人類的幸福感,他是這麼自以為地算到的:
 
    H=R/E--Happiness=Reality/Expectation (幸福=現實/期望)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