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一本為「變動」而寫的書-張蕙菁的《給冥王星》。
   
    避免掛一漏萬地、刻意連續收購同一個創作者的作品,認真說來並非我習慣的購物模式。我不想執意非得鉅細靡遺地將某某歌手的每張專輯、連同所有周邊商品搜刮殆盡;我也鮮少將某某作家的著作逐本買回捧讀並歸列書架上。我總是很有選擇性地出手買下,我當下自認倘若無法擁有必會很空虛後悔的事物,這導致了我書架上或CD櫃內的書籍CD,一眼望去,呈現的是屬性極為跳躍、邏輯頗具破碎性的紛雜。那是一種看不見特定喜誤、秩序與規則的不按牌理出牌。在沈浸風迷各式創作物的消費世界裡,我從不是個一翻兩瞪眼、極左或極右的偏執狂;倒活脫脫像是匹雜食性怪獸,聽甚麼看甚麼也許都好也可能不好,是個磨人磨己、頻繁飄忽的游擊手。
 
    然而,這樣的我,卻不間斷地購入張蕙菁的每本散文集。理由很簡單,張蕙菁的文字,不管單純地記憶生命經歷或日常點滴,或是縝密地藉由講述史事或古物,總能夠引領我激盪出一些發想或謬思(她是研讀歷史本科系出身,還曾遠赴英國愛丁堡從碩士一路念到攻讀到博士班,但最後沒修完博士便先毅然回台)。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時文字之於我像是一種超渡。我不想為把什麼留在心裡而寫,相反地,是為解開一個念頭的繫縛,讓它像無人的小舟一樣在意義的海洋上飄盪開去。」
                                                                                                                                                                                                                                              《張蕙菁‧給冥王星》
 
    可曾想過,書寫,之於自己,代表與意味著什麼-是一種傷神而難為、無所為也無所謂的舉措?或者是自娛而娛人、整理記憶與抒發情緒的生活儀式?
 
    五月二十二日,是我生命中一個刻意珍重與不可忘卻的紀念日-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節慶,而是我人生第一個部落格建立的日子。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19 Mon 2008 02:39
  • 人性

    有道是患難見真情,世事紛擾變換固然難料、糾葛幽微的人性更是難於參透領略。
 
    四川一場世紀大震災,震垮了多少平凡穩靜的小幸福、又同時震出了多少無奈又苦痛的血淚?答案是不由分說、點滴感受自在人心的。不分國界疆域、種族親疏,想必凡是知道這場慘絕人寰的四川大震的地球人-不論是透過何種管道的媒體報導、或是經由切身實地經歷見證得知-在放諸四海皆準的人性自然機制運作下,每個知情者必然是惻隱之心大發、所感受到的震驚與感傷都是一樣強烈的吧。
 
    可是我一開頭就說了-人性是難懂的,它的複雜多樣,沒人能夠說出個準的。面對一場驚心動魄的大震,看著近一週來自災區的、折騰與煎熬人心的悲戚場景,動了惻隱之心的觀者,都會很想幫忙盡點甚麼心力,以示關懷、以示同情、或以示其他我沒能及時點出的甚麼。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May 14 Wed 2008 01:04
  • 自私

    很多人、很多事、很多感覺,難分孰是孰非、對與不對,只能用好與不好來認知與論斷。
 
    和好友小愛講電話,原本只是想通知一本答應幫她買的日文雜誌訂不到而已,因為彼此有段時間沒見面了,於是接著天南地北、妳來我往地展開一段很長的瞎聊。言談無意間聊出,隨時想找個週休或自己任性地暫把工作甩到天邊硬是排個連休,機票住宿訂一訂、包袱收一收,拔腿就直奔機場出國放空溜達去。剛好都對日本執迷不悟的我們,不約而同把日本當成投奔心靈自由的頭號樂園,當我們正各執話筒一端,爭著如數家珍彼此過往在東京遊歷的美好記憶時,屬於我個人一段壓箱寶的難忘東京自助遊的記憶,伴隨百感交集的旅行過程,又被順勢翻攪而出。
 
    那是和一個已翻臉多時、曾互視為摯友的前同事一起去的,一趟五天四夜東京遊。遊歷時節刻意千挑百選在四月初早春櫻花滿開之際。從沒出國經驗的這位同行者,我一路上本著自己對朋友習慣噓寒問暖的關心本質、加上自助遊本就得一切靠自己與同伴相互扶持的態度,付出更多心神在關照同行友人的適應跟感受上;比如東京天氣,不如她想像與習慣的台灣春暖那般好承受,怕她一路就此著涼,就算四月的東京早已換售輕薄短小的春夏裝了,我還是耐心地犧牲少逛幾條街少去幾個點的時間,改去領著她沿路找服飾店試著買保暖外衣。還有一天約了當時人在東京攻讀碩士的國中老友皮皮在新宿碰頭,皮皮不見外地大方熱情款待我和這位同行友人,到新宿頗負盛名的老天婦羅專賣餐廳,請我們嗑了每人一客就得花上近二千日幣的精緻定食,臨別時又堅持塞給我們好多顆香軟甜的草莓大福…。誰知一路上玩得有說有笑、有吃有拿的這位同行者,在這趟旅行圓滿結束的幾個月後某一天,瞬間態度大變、對我口出惡言面釋惡意,我不明所以、只得當作自己倒楣地冷處理,很久後才從另一共同的前同事口中輾轉得知,她對我很有意見,起因之一,竟是那趟東京遊,她大小姐認為她「一路玩得很委屈」,感覺從頭到尾她都沒被關照,我成了一個一路上只顧著自己玩的開心走的爽快、絲毫不顧同伴喜怒哀樂的自私旅人。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人常常很矛盾-比如,在不甚熟悉的人面前故作大方以示親近友好之意,卻又總會在最親密的人身邊彆扭或疏離。
 
    還有在一個生活例行步驟中,人性的矛盾,可是發揮到淋漓盡致-該力保清醒的場合,卻昏沈無力的懶洋洋甚麼也不想搭理應付;反倒是在最需要沉眠休養生息的時刻,張大了眼甦醒了心與腦而不想睡。舉例證明之,同事J就發難說,白天上班常會糊里糊塗睡意濃厚,誰知下了班步出辦公室就著實醒過來!結果落得離開工作崗位後的一晚放鬆過後的該入睡那一瞬間,精神高唱反調地大振起來!還得硬靠強吞安眠藥逼自己睡著,以免隔天起不了床趕不及上班打卡。
 
    歸咎起來,我們一天中理應最需保持清明覺醒的大好時刻,大抵都奉獻給了自己以外的人事物-需要為五斗米而折腰奮鬥的得拼命工作,放身於職場、面對難纏的瑣事難搞的顧客難懂得上司或同事…沒上班的人也倒沒比較閒,主婦們沈浸於屋內大小家事或出外上市場採買、等待著迎接在外忙了一天的先生孩子,老人家們忙於與人交際打發無聊、甚至得無奈地對付老衰與病痛帶來的辛酸與苦楚…在身不由己的情境之下,多少人是會始終精神抖擻、鬥志高昂並心甘情願地清醒以對的呢?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May 06 Tue 2008 01:52
  • 花香

花香

    傻傻分不清這是茉莉、七里香還是玉蘭花,只懂一心一意地去享受並深刻記憶這花瓣的淨白潔純,以及那揮之不去、淡雅清幽的馨香。
 
    三月的有一天,隻身去廟裡拜拜祈福時,在專賣各式供品糕餅的小舖子買來的。會想在廟中神前走上一遭敬上一回的原因,是為了那時剛剛出車禍住院養傷觀察的母親,我聽信照顧母親的看護阿姨之說,翻出她一件淺白色的亞麻上衣,帶去行天宮排上半小時的隊收驚。除了給收驚阿婆唸唸有詞動作頻仍的虔誠加持以外,還不忘在諸神明跟前把糕餅排滿盤,綴上這一串小白香花,借「花」獻佛一番。
 
    收了驚的白上衣給了當時住院的母親壓床隨身保平安用;而這串香氣逼人的小白花隨我回了家,我心血來潮找出珍藏多時的手繪花朵小陶磁碗,安放這串雅緻的花,噴灑上一點點水珠,擺飾起來頗有幾分沈靜而禪意的美感。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