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是四年才過一次的二月二十九日。
 
    昨晚看網路新聞,說是不少臨盆在即的準媽媽,不希望生出一個,每四年才能真正在自己生日當天慶生的孩子,所以不是提前催生、就是憋住遲生,寧可越早越好或是能拖則拖,就是別生個二二九寶寶。
 
    其實,四年過一次生日、倒也沒什麼不好,對喜歡偶然喜歡與眾不同搞個怪的我來說,四年過一次,恰好有可以更盛大去慶祝的正當藉口,或者可以讓身邊更在乎自己的諸親友、對這一個生日記憶更深刻。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久沒有這樣了,一週五天,一天兩趟,以公車代步,往返閒散窩居的家與工作營生的辦公室。
 
    一趟車程,若從出家門直奔大馬路口、等待綠燈亮起踏過長長的斑馬線、走到公車站牌等公車算起,一路停停進進直到目的地下車,大概要花上半個鐘頭。這麼一來在我的一天裡,兩趟往返、就約是一個小時的光陰了-在不知為何一路駛來總搖晃震動得厲害的公車上。
 
    回頭檢視至今在輾轉顛沛中已然六年有餘的工作歷程,我真正以車代步的通勤時間只有將近其間的一半吧。有兩個工作、相加起來三年多的工作時間裡,公司所在恰巧都近在咫尺、是離家十分鐘的步行距離而已,我因而有幸,無須忍受那種提早起床睡不夠的累加上沒空閒吃早餐再出門的飢餓、不必因為尖峰時間等車塞車而焦躁緊張、不會煩悶地與一窩蜂的上班族們摩肩擦踵。常常耳畔會響起遠道舟車勞頓而來的同事,進辦公室趕打卡的匆忙急促腳步聲、甚至是超過了打卡時間殺進來才發現為時已晚的徒呼負負,與安坐位子上早已沖了茶開啟了電腦喝茶收信的自己相比,一邊是扭曲疲乏的奔忙、一邊卻是氣定神閒的靜適;一個小小辦公室,就此瞬間好似被分割成兩幅風景、兩種世界。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開始了新的工作。
 
   不知是命運安排、還是世界畢竟很小,內心百轉千迴、甚至離鄉背井繞了一大圈充電兼沉遣了一整年,我還是回到了最熟悉的工作場域。
 
   很開心地在溫暖平和的氣氛中起了頭,被因為過去工作關係而有一「餐」之緣、如今成為同事的熟面孔認了出來並招呼,過去曾試圖轉行,卻終究灰頭土臉地倉皇逃跑的茫然與失落,在新工作開展的這一天,彷彿被船過水無痕地撫平了,就好像給整形外科醫生開刀一樣地,被拿除掉累贅的不美好同時巧妙地只留下淡淡的印記,雖然曾經有過的掙扎與徬徨,不可能真正永遠地不帶一絲痕跡、不成一種傷感的遺憾;但至少比較不那麼醜與疼了,淡而難為發現的傷口恰好成了另類的耳提面命,不夠綺麗璀璨的記憶也能是、也終歸要是人生路上一幅絕對得掛上以茲留念與感念的風景畫。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打從我的人生與英國結下一年多的深緣起,「英國人到底是怎樣的人呢?」這個問題,常常被周遭人問及。
 
    我不想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當然也不想用似是而非或淺顯易懂的刻板印象去蒙蔽欺瞞向我發出這個大哉問的人;所以,每當我又被要求說說「眼中英國人的真實面貌」,我會先反問對方:「那你對英國人有些什麼觀感或印象呢?」
 
    紳士的、有禮的、優雅的、比較保守的、愛喝下午茶的、操著一口和美國人不同腔調的英文的……這些答案,是我反問以後,最常聽到的。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正當台灣的超級星光大道光芒四射之際,我卻三不五時懷念起在英國生活時,在電視機前或網路上,關注著每集'X-Factor'比賽進度的歲月與心情。

Leona Lewis-一個倫敦出生長大,混有義大利與愛爾蘭血統的平凡英國女孩,在2006年底,贏下這個英國電視歌唱選秀賽的冠軍、以及唱片合約,不必再當賣送比薩餅的小妹,而是握緊麥克風引吭高歌迷死人的紅歌星。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陳冠希」這三個字,在中港台娛樂圈,似乎已經變成了頭號通緝犯一般的名字。
 
      他收集了很多照片,太清涼挑逗的女人照片,清涼挑逗到達了讓鏡頭裡的女人流露不雅、而觀看照片者直覺不適的程度,所以他愛照相的習慣與不計其數的豐富作品,變成了他被全面通緝的頭條罪名。
 
      他的行蹤開始飄忽,自從他掌鏡的一張接一張的不雅照在網路上散佈,扒糞嗜血成性的媒體也撲天蓋地、窮追猛打式地連環報導傳播,他注定要神秘、擺盪、變成謎團一樣。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人間的我們,沒有誰可以精準說清楚到明白「天堂」究竟在哪裡、又是什麼模樣?
 
    只能用想像勾勒,不管是靠自己幻想、或是進入以別人的想像虛擬建構的。人們用各種形式的想像-以音樂、以繪畫、以文字、以言語…想像天堂該有的樣貌,在注定不完美的人世間,天堂,不管以什麼款的樣態被描述被呈現,大抵與至高無上、完美舒適、純淨無壓、至善至美、解脫救贖、得道永生、飄然成仙等等極其虛無的感覺,劃上等號。
 
    有一部電影,已出品一段時間,直到最近我才去百視達租來看,其實想找這部片子來看的小小心願已經在心底擱了很久,在英國結識的日本好友祐里推薦的,但當時在英國找了好多家唱片行都沒能找到…沒想到在台灣不經意地尋到寶。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在我的記憶存摺裡,鄭壹芬老師,絕對是狠狠在上頭,記上好大的一筆數目字的一位。
 
    仔細回想推算,距今已然十年之久了,升上大二的我,日文程度僅僅只是,把五十音的形體與發音念熟配對的嬰孩階段,開口用日文「對話」,也只限於與人互問答「你好嗎?」「我很好。」「我是XXX、初次見面請多指教!」或是構不成你來我往的談話內容的「這是蘋果」「那是書桌」等等練習句型與幫助記憶單字的短句。
 
    一個十九、二十歲的人,要從頭學一個人生中素昧平生的外國語言,何其困難。要以成人的記憶與學習力去一如稚齡幼兒牙牙學語般,把這陌生的、鴨子聽雷的外國語講得通情達意順耳好聽,要說胸有成竹而不會感到絲毫誠惶誠恐,絕對是騙人的。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話說我與台灣第一「自由」的大報的投稿結緣,始於大約五、六年前,那時尚未成為blogger且用blog舞文弄墨也還沒成氣候,我開始嘗試把滿滿寫在筆記本上的散文,拿去報社副刊投稿,看看能不能過過想當作家的癮、一睹自己的千言萬語化為報紙上的鉛字;順便也賺賺蠅頭小利的稿費、填補一下書店店員杯水車薪的收入。
 
    那幾年的投稿運不差,對我而言,靠投稿「中獎」遠比靠彩券或發票的「中獎」機率高。或許上天看到我能寫愛寫又勤寫,同時也瞥見我那始終鼓不起還餓扁扁的荷包吧…寫作如久雨春露般地多少餵養滋潤了我、於精神面於實際面。為了寫好文章,我努力賣書也發憤看書,變得比學生時代還愛書,就為了在每一次看到自己的筆名和文字上報、與因為稿費入帳而微微上揚的存款數字時,所成就的、那平凡生活理的一點點不凡的小虛榮小圓滿。
 
    出國唸書前後這段時日,在blog上寫作成了忙裡偷閒的自我救贖,同時也是維持與親友或這個世界的陌生人們微妙聯繫的管道。把文章拿去投稿這回事,自然被排到很後面的順位。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想竄紅要出頭就得拉開嗓忘掉羞大唱高調,這樣自然讓人清楚地看見與記憶。
 
    但鶴立雞群的結果,勢必是最耀眼也是最脆弱-那脆弱,來自於目標的自然突顯、自信的急遽膨滿、驕傲的不可一世。
 
    過年返鄉的回程車途上,選擇在台中清水休息站熄火吃飯伸腳。傍海而立的休息站,寒流來襲下的陣陣海風呼呼吹嘯,人們或掩面或低頭或彎腰,有的甚至停卻了腳步緊靠著同行的伴或身邊的建築圍牆、像是怕被狂風捲飛撲倒,沒有人是挺直腰桿高昂著頭大步挺進的。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把莫名的無情火,燒盡了明確記憶雲門舞集35年以來舞出的每一步艱辛與綺麗的有形形體-照片、舞作與音樂的譜、翩翩舞衣及營造意象美感的道具全都在火舌狂烈地吞噬後,化為粉碎殘破的灰煙殘燼。

 

   在新年初始、才正是要繼往開來昂首展望美好未來的時刻啊這個消息,伴著新聞畫面上火燒雲門排舞場那懾人心魄的畫面、尤其是鏡頭特寫到林懷民倉皇悲戚地含淚盯著被祝融帶走的35年雲門記憶,真讓人不免與他一同揪心。

 

    對努力伸手碰觸如夢般的未來,而因此在艱難的追逐夢想過程中,創造出許多驚世美好的記憶的人而言,短短一小時多的火、便啃噬鯨吞了用35年悲喜風雨歲月積累的智慧財,那是多麼難形容的痛。再多的淚與恨,也無法讓死灰重回被火肆虐前的那些、碰的著看的見的有形記憶了,那些樂音、舞步、場景、身影都只能靠有心人自行去泅游潛浮記憶的腦海去找尋。

 

    不過林懷民站在灰燼漫天蓋地的排舞場前,淡定地說著,明天開始還要排練、還惦念著為接下來的表演仍需按表操課那一幕那一眼,我看到了不簡單的大度,那已非感動足以形容。

 

    是啊!還有明天!就算那是老天給的嚴酷考驗、是最值得為它搥碎心肝哭乾淚水的痛、是讓人山窮水盡明的一無所有但至少,還有明天。曾經擁有的繁華滄海,還不都是因為曾經高逐過的夢想而起而存在的嗎?心中有夢想、知道該計畫跟實踐些甚麼,明天,就是機會跟舞台、也是貴人。既然過去抓不住,就也只能幻想明天該能如何了。繼續為這一年好多個未竟的明天而夢而舞吧…像35年前踏出無人敢踏出的第一步一樣堅定。

 

    只要有明天,就稱不上是一無所有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在台灣,自然要過一個很年味的農曆新年。
   
    去年的農曆年,是在英國念書、即將展開趕報告與論文發想構思的忙碌第二學期初始中度過;為了自創「圍爐」氛圍,已經入境隨俗天天自炊西洋味料理的我,刻意跑去貴到不行的亞洲食材店恆生行,買了生平最奢侈的一包金針菇、幾塊嫩豆腐與魚丸魚板甚至雲吞,再到TESCO尋覓熬高湯的長條豬大骨,和家人一般的室友一起溫馨地用電鍋煮涮涮鍋來吃呢!
 
    今年又身在台灣過年了,老實說所謂本土年味的過年,我並不頂期待,理由萬緒千頭…簡單地講,就是因為一些傳統的習俗,我個人不是非常接受吧,比如包紅包、放鞭炮那類的。還有一個「回鄉下見親戚長輩」,這對我其實也是個罩門,而且隨個人年歲增長,這罩門似乎越來越大,罩的我有點顯沉而尷尬-那就是一些我大半年見不著面兜不上邊的無往來老親友,對我從頭到尾至裡而外可能的發像連同一串追問,諸如:年紀、感情、婚姻、工作、收入…然後一定是一番約定俗成的制式比較:妳是誰的女兒?喔、妳多大啦、結婚了嗎?妳這個歲數了要快點讓妳媽好命呀、妳是不是(一定)太挑了?那個誰都要嫁了妳怎麼還沒?那個某某的哪個女兒在哪工作賺好多錢那妳呢?啊妳是在幹甚麼呢現在、那以後想怎樣咧…等等。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沈默了幾天,沒動筆在這裡寫下甚麼,真的是因為房間裡連日的整理整頓,加上狂看一些錯過的好電影跟影集,竟也讓我這個無業遊民每天形同行程滿檔、時間不夠用的大忙人,耗去很多精氣神呢!
 
    答應要分享很多整理過程的好玩事,那就來說說我「出土」的眾多「古物」中,重複映入眼簾最頻仍的一個意境吧。
 
    那就是一切跟「胖」有關的、任何你想的出來的象徵與詞彙都能在眾多朋友們給我的留言中讀到:圓、肥、胖、甩油、減肥、塑身、變瘦……還有,很多畫或印有豬的塗鴉或圖像的卡片與信件!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