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到了我這個年齡階段,身邊的(前)同事與各求學階段的同學們,結婚、然後生子,甚至很有效率地兩樣一起來的人,越來越多。
 
    於是,間接或直接地,前仆後繼甚或同時被扔到好幾枚紅色炸彈,也自然見怪不怪了。
 
    不是因為輪不到自己扔別人紅色炸彈而酸葡萄,也不是因為不喜歡享受沾染別人覓得幸福的喜悅,而是,很多紅色炸彈,真的是被扔的莫名奇妙。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幫這篇文章的標題,加入開花結果之類的字眼;但是怕單調,特別冠上一個,在七月都快過完了確還冷風颼颼又雨水不斷英國,當今想親身體驗都困難的--真夏--最真實炎熱、很夏天的夏天。
 
    寫這篇的目的是要報喜的,我在這個夏天,擁抱了一顆最豐碩的果實,我提早交出了畢業論文 (在我所唸的系上,管叫做"研討會報告"),所以系上也依當初所承諾,在這個月底前,給我們早交的人所有作業與畢業大作的成績,以及一整年總平均,取得碩士資格的証明 (正式的畢業證書,得等十一月畢業典禮舉行才會發出)。這就是我得到的大果實,砸了很多英鎊,絞了很多腦汁,費了很多心力,一個在幻想與現實間掙扎、思索、躊躇、游移、平衡之後,所開的花結的果。
 
    這是我想都沒想過的,拿一個碩士學位,還跑那麼遠來拿。我從來不是個唸書常勝軍、更非考試無敵手;相反地,我總是在不可抑地質疑讀書作業為何、學歷功名何用的心緒作祟之下,在升學的過程,不甚穩定與堅定地,起起落落、載浮載沉。我想那股打從心底難以戒除的質疑,是源自於不之所以、漫無目標與對之於我始終索然無味的課程,壓根不感興趣而帶來的低落與迷惑。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注意一下你身邊熟悉或不熟悉的親朋好友,有多少人,是具備"說走就走"的勇氣。
 
     離開很難,瀟灑的頭也不回、不帶一絲感傷地,朝著應該萬番不捨的依賴與眷戀、反方向疾疾前行,是困難之所在。
 
    但有人不單是對放下深厚情感的一切難捨難分,而是對打從內心深惡痛絕的厭惡與無奈,也難以全身而退、與之仳離。這就讓我有點難以理解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昨天一整天,藍天白雲,風和又日麗。溫度適中,微風徐徐,不出門散步,對不起蠢蠢欲動的自己。所以我一個人,穿著牛仔褲平底鞋、粉紅小T恤、罩上鮮紅七分小薄外套,抓起相機,買張公車一日票,搭上了駛往Wollaton的30路公車,去同學口中曾讚不絕口的Wollaton Park瞧瞧。
 
    踏入Wollaton才知道"踏青"這個詞彙的況味。中文的美就在用字如神,不光是目光所及、我腳下所踏,皆是一片青翠的綠--如茵的大片綠地毯般的柔軟青草地,兩旁古老大樹圍繞的綠蔭小徑--再搭上藍白分明的寬闊天空,金黃的午後陽光,真是世上最自然美麗的顏色組合。我一個人聽著微風吹過林間、傳向我耳畔髮際的沙沙聲響,我決心要給自己多一點時間曬太陽,別管紫外線會曬黑自己的皮膚了。畢竟,陰晴不定的英國怪天氣,一日內忽晴忽雨是家常便飯。能像這一天,一滴雨都沒落下、陽光始終閃耀,簡直活像奇蹟。
 
    草地上還有鹿群! 這簡直更神奇。看牠們悠哉地吃草、翻滾、發呆、打盹,真是舒服。陽光把牠們一身淺褐色的短毛皮襯得服貼滑亮,牠們圓鼓鼓的瞳鈴大眼大多張開著,不怕直視驕陽,偶爾只會瞇一瞇,露出像是被微風送爽的感覺催眠,而情不自禁地想貪懶小睏的睡臉,可愛極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RISA是我的日本室友,是我認識的日本人裡最不日本人的一個,或許該說是我認識的女人裡不怎麼女人的;她率直、豪爽、有魄力、表裡合一、乾脆俐落。我很欣賞與接受她的個性,(可能是因為我的血液裡,也流動著跟她差不多的調性吧!)。當然還有她常常冷不防脫口對我拋出的每一個問題或每一句建言。
 
    最近的一句,是關於女人年齡的疆界線,因為再一個禮拜,RISA就要跟二十五歲說掰掰了;她沒有太長的感嘆、只有很微弱又短暫到我差點查覺不出地小嘆一聲: 喔,我就要跨過二十五,過二十六歲生日了耶! 我半認真半玩笑地挖苦她: 唉呦,跨過二十五,算甚麼啊!? 接著她馬上說: 也對唷,不像妳,是到了要說"HELLO THIRTY AND BYE-BYE TWENTY"的階段了!!
 
    哈哈,很習慣也很喜歡被她這麼突如其來地,用可愛又可恨的口吻震撼一下的感覺了。沒錯,我也有一個很關鍵的BOUNDARY等著我去跨越哩。是普天下很多女人都很在意的三十歲大關哪。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住了近一年的,我的宿舍房間,兩個原本被我從行跡英國各地或德國帶回的小玩意們,妝點的琳瑯滿目的窗台,悄悄地,開始淨空。
 
    淨空計畫始於,這個月底即將要搬離這個我在異鄉獨自生活的小天地之故。喜歡把自己所在的空間,弄得既花又滿的我,前些日子為了先海運一些私人物品回台,一邊收東西一邊惆悵,窗台上,從CAR BOOT SALE以20P超低價買得的、娟秀古典花草圖案的骨瓷茶壺;已倒塌的柏林圍牆上、殘存奔放彩繪壁畫的小水泥牆塊;在漢堡讓我逛到童心大動的LEGO玩具店買到的聖誕老人小吊飾;倫敦鐵橋附近買的可愛馬克杯(它很不幸地在我拎著它去參觀聖保羅大教堂時,不小心手一滑應聲落下、在大理石地板上摔碎成好幾塊! 我硬是不甘心地用接著劑把它"黏"回來!);哈洛德百貨的聖誕小熊......
 
    它們都"暫時"不在房間主人的身邊了。每天我拉開窗簾就會映入眼簾的一整排熱鬧與欣喜,如今已被我收進大紙箱,被團團泡棉舊報紙購物袋裹的密不透風,就這麼不見天日地即將在海上載浮載沉漂泊兩個月,往台灣的方向行去。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跟SHERRY聊天時,提到部落格上的文章,她感覺,看我寫的文章,跟直接跟我本人說話,有很大的差距。
 
    不單是好友如是說,其實我也有同感。我的人,其實直接坦然的很,具體一點的說,是僅限在,很熟很知心的人面前而已吧。我不喜歡躲躲藏藏,也不喜歡欺瞞虛假;所以說起話來,一直都是想啥說啥、快人快語。不過我的文章,根據SHERRY的說法,是需要不時動腦發揮"想像力",才能解讀其中的所思所感;又好像所謂"文藝青年"在創作的那種文章,偶然間添上幾筆,平常一來一往的對話裡,不可能出現的字句或是語法。也就是,多了也許諱莫如深而微妙的隱喻與迂迴。和很多網路作家在部落格上,報告紀實自己、跟自己在過活的人生所存在的世界,用字遣詞平鋪直敘、甚至語不驚人死不休地辛辣勁爆的坦蕩蕩相比,我的文章,顯然多了幾分虛無飄渺。
 
    我不知道怎麼解釋或定義我的文字,坦白說,我寫生活,寫心情,寫旁人的姿態,寫事物的況味,多的是來自於自己、當然跟自己有關聯的雜陳五味,但少的是自己對著這世間裡與他人前說話的心直口快,好像比較會習慣把自己用一層紗或一團霧藏起來,不那麼鮮明尖銳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今天,結束MELANIE老師研究國際學生學習心得的訪談後,和FIONA還有VAS一起走出CHAUCER BUILDING。剛剛一陣激烈大雨過後的雨水,在不平的人行道上,形成一處處或大或小的水窪;路面電車的軌道,也積起了些許雨水。迎面拂向我們三人的風,冰涼涼的,還夾帶一絲絲大雨過後獨有的濕潤氣味。
 
    VAS說,真不敢相信,現在是七月了! 他的故鄉賽普勒斯,據說現在正是熱浪襲人,高溫竟達攝氏43度了。FIONA接著感歎,這裡的夏天,被偷走了!
 
    可不是嗎? 我身上還裹著七分袖的純羊毛薄外套,VAS還穿著休閒小夾克,愛夏天、滿心期待HEAT WAVE來襲的FIONA雖不認命地穿著前低後空的清涼露背上衣,卻也同時認命地添上短外套防著涼。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 just saw a very strange response to my article(公主徹夜未眠) in my blog... very weired Chinese writing (interestingly, I can read and write in Chinese quite well, but I just can't understand what this person tried to say in his/her 'Chinese' writing in the message) and with some website links for an unknown purpose and it's definitely nonsense.
 
    I already deleted this weired message because I have my right to manage my blog and I don't want my friends and families who frequently read my blog feel bothered or confused.
 
    Hopefully, the person who put such a weired message in an unacceptable way to my article just put his or her saying 'accidently'.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