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4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五彩繽紛、稚氣未脫、窄小紛雜、溫暖自適,這是我的房間--一間屬於自己的房間。
    不知為何我總是無法讓自己和與自己周遭的一切充滿色彩,從穿的衣服到用的看的玩的...,我沒辦法看到只單一或兩個顏色、總愛超過兩個顏色大膽驚喜地調和或對比,充斥在我的眼前,所以不論是我的房間、辦公桌還是我的衣著,常常一個不小心就五彩繽紛起來。
    還有房間裡那些麵包超人史努比小熊維尼...等等族繁不及輩載的玩偶或周邊商品,不是只有跟隨我走過童年而已、就算現在離童稚青澀的時光一年比一年久遠了,我還是不能放他們背棄與消失在我的生命裡,對我來說,他們不光光是象徵出多彩、可愛、歡樂,更是提醒我,並不需要因為童年不再、而輕易失去可以終其一生單純天真的童心。
    窄小是因為當初房間設計時,爸爸訂做了一個超大SIZE的衣櫥,佔去原本幅原就不甚遼闊的房間空間。該說他是先知卓見吧!他會設定出這麼大的SIZE,應是知道當初進駐的小女孩長大後,一定會買一堆衣飾填滿塞爆衣櫥的!加上除了衣飾、這個小女孩還貪心地買了其他拉拉雜雜的大小玩意--火柴盒、打火機、香氛蠟燭、薰香爐台、各式杯盤、書報雜誌、保養彩妝的瓶瓶罐罐...,把這房間點綴成了一間擁擠的樂園,就算看不下去的媽媽勸阻,小女孩還是執迷不悟。
    當然,在這樣一間憑藉著主人的偏執與任性建構起來的房間裡,感覺溫暖與自適是一定的。雖然有時我會嫌它太擠、我會覺得再加台小電視或甚至一整套影音設備會更讚...,想到已經能在這斗室盡情揮灑色彩與自在裝扮讀寫沈思發呆休憩...,這樣的自由已經很是足夠與福氣了,貪得無厭的心,便很快暫且打住。
    吳爾芙說,每個女人,都應當要有間,自己的房間。在她所生長的那個對女人的自由處處是禁錮的年代,她說出女人應該有甚且天賦來的勇敢堅定與渴望。很幸運我不是生在同她那樣的封閉年代,我可以有更多心思與空間做我自己,只要在自己的房間就能做到。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23 Sun 2006 13:19
  • 烏鴉

    烏鴉在台灣,被公認,是一種觸霉頭的鳥。
    但在日本跟英國,烏鴉可是吉祥的象徵!
    相傳日本極古早以前,某任天皇就是因為烏鴉帶路、指引他安然躲開想謀刺他的人,所以自此之後,烏鴉在日本成了幸運的吉祥之鳥。
    在英國倫敦高塔上的那六隻烏鴉,更被英國人堅定相信,他們能否健康活潑地安活在高塔頂上,主宰著全大英帝國的國運興衰,所以他們是英國人眼中的吉祥物,被養尊處優小心翼翼地奉養在那兒,身價地位超凡。
    我初到日本遊歷時,每天早上不是被手機設定的鬧鈴喚醒的;反而是被窗外盤旋的幾隻身型碩大、強勁飛舞與低啞啼叫的烏鴉群給驚醒!不得不承認一開始很嚇,因為發現烏鴉是一群一群,就好比在台灣看到麻雀四處又飛又叫一般地普遍尋常,「烏鴉是不祥之鳥」的刻板觀念深植於心的我,還悻悻然以為接下來的旅途中恐怕不知會碰到多少「鳥」事!結果去平安神宮好幾回,每一回在裡頭漫步參拜,身邊腳下頭頂,不時都是烏鴉身影略過與牠們特殊低渾的叫聲圍繞,加上後來知道了這典故,久而久之也就把牠們當日本版的麻雀看待,也就見怪不怪了。
    沒想到巧合的是,將來我又要到一個也是把烏鴉當吉祥物看待的國家去了...,對烏鴉叫聲始終稍有點無法接受,聽就會難免頭皮發麻心裡發毛的我,又得努力換個角度去欣賞牠們的啼叫囉!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22 Sat 2006 13:17
  • 無題

    不知曾幾何時,我開始了隨意的寫作。
    從前在學校裡,寫作是為了填滿文字在生活週記呆板的空白欄位、為了虛應國文課課堂上老師給的硬梆梆死板板的無聊標題、為了聯考國文考卷上規定的作文題目,有時間限制、有體裁限定、字數跟字裡行間的氛圍都是被規範塑造強求而來,雖非出自我本意、顯露不出我本性,我卻依然被師長們稱讚我做的很好--我拿過獎狀、得過稿費、考過高分,這一切經歷盡是來自那些有著無聊題目的文章。
    考完大學聯考後我才開始自己愛寫甚麼就寫甚麼。靈感一來抓到手邊一張白紙就寫、買了一本裡外都看的順眼的筆記本打開了就寫,寫了或長或短拉裡拉雜文情並茂一堆,但就是沒寫題目。
    很多題目其實都是後來才加上的,因為文章要有個題目,就好比人要有個名字,理所當然到你不得不從--儘管我一直覺得,硬是要擠出一個全然代表一篇文章的標題,很困難。
    無法規類的文章事實上寫了很多,好像很多人的人生都不也活的或長或短拉裡拉雜,宛如不成篇的故事、一言難以蔽之地無以名狀。我一邊寫一邊在擔心的,就是我越寫越複雜,最後因為偷懶又困於表達地給它們冠上太過簡單的題目,這樣會不會讓看我文章的人很困惑呢?
    我決定不要再操心下去了!題目表面看似很簡單短小,背後蘊含的、可以是巨大的企圖縝密的思緒綿長的情緒扭曲的陳述...,還有很多很多不及輩載的其他。我不要被題目所限制所困綁,這是一種無限的自由,我從不能預知我即將會寫出甚麼,也許就是在無題的自由包圍中,我才有可能寫出更多。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19 Wed 2006 00:18
  • 走路

    我喜歡走路,雖然我很懶,但能走路看人賞風景活動身心,是最簡單也最實際的一種幸運與幸福。
    為何說是一種幸運?因為我算是個耐久走的人,一雙不算修長卻堅強堅毅的腿,能持久信步個大半天,對愛自助旅行愛一人逛街或只是想四處亂走亂看的我而言,這是老天賞賜我一個如虎添翼的能力,所以我一直以為這是一種幸運!
    至於為何是幸福呢?能夠好好走路,順著自己想去的方向一步步穩健堅定地走下去,邊走邊吹著風聽點音樂看看沿路上新鮮的人事物景,一天中可能會因為這一段走路過程而多少有點趣味與變化,對我來說,這就是一種幸福。
    所以我一直,習慣與堅持每天一定要走上一段路,因為幸運與幸福的感覺,總會在我不停歇的腳步中、一步步地持續與前進。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13 Thu 2006 11:38
  • 翅膀

    當人渴望自由,就會恨不得想擁有一雙翅膀。
 就算不懂飛翔,就算還不確定方向,先來一雙翅膀、肩頭擔負著能讓人學習與感受振翅騰空高飛的自在滋味,也好。
 我喜歡並也常常哼唱的歌,歌名與歌詞裡,恰好都有翅膀,用翅膀來隱喻與歌頌著,想要真正的自由,或能得到充滿飛翔力量與勇氣的夢想。
 
    Wind Beneath My Wings-- a song from Betty Midler... 
     in this song my favourite lyrics is...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pr 08 Sat 2006 20:08
  • 矛盾

    決定到一個連我自己都沒預期過的異鄉國度,展開一段不一樣的人生歲月的那一刻起,在我的夢田裡意外種下的這顆大夢的小種子、已經在默默地慢慢地發起芽長起葉,再來就是等待更努力費心灌溉它,讓它結果開花了。
    「怎麼不是日本呢?」當我向少數已知情的親友公布,我計畫要去的地方,不是之前朝思暮想的日本時,每一個人都回以這樣的一問。
    「忠於自己的本性、自己的初衷吧!」如果一定得向我討一個,實際與懇切的回答的話。
    這一個決定,像是在我人生踩一個雖不急卻頗重的煞車、然後使全勁來一個大轉彎。
    最終會轉到哪裡我不清楚,不過至少相當程度地,這個方向仔細回想起來也不太意外。
    個性直率坦白大喇喇,其實跟日本的龜毛壓抑表裡不一是完全相反截然不同,沒想到從國中就打定主意立志念英文系的我,誤打誤撞念了日文後愛上日本、花了好多年學日文哈日本遊日本,甚至還一直在日本作風的公司體制下做事,難移的本性使然,這些年其實是過的極矛盾,也著實給了我一段辛苦折騰的人生路程,我的表面總被公認因成天受日本風薰陶而「看起來」很日本味,但舉凡日式的鞠躬盡瘁、一板一眼、不要太強烈顯露自己的主張等等標準作風,我必須俯首承認,於內心、卻還是怎樣也學不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Apr 04 Tue 2006 23:38
  • 赤子

    有些人,距離兒童階段,隔了好長一段,但是言談氣韻與舉手投足,盡是天真、滿是可愛。
    這樣的人,我們習慣毫無保留地欣羨與稱讚道:他/她一定有一顆赤子之心。
    出自赤子的可愛與天真不是也無須刻意偽裝而來、而是一股永不熄滅的好奇,引領赤子永遠不對這個世界的一切倦怠厭煩,好奇勾引著赤子放膽冒險,在險象環生橫逆起伏盤根錯節的人生道途裡,開心的遭遇與新鮮,赤子比一般凡夫俗子更加倍地開闊心胸去接受去體悟、傷心的挫敗或匱乏,赤子也咬牙稟著發現新大陸似的心情慨然接納與品嚐,用力地感受、深刻的經過,一個有赤子之心的人,因為好奇心作祟,總是瀕臨大驚小怪地激昂與亢奮著,可能被旁人以為怪以為狂,但他們也無所謂/畏,就是這樣的活力與奮進,使他們比尋常人更顯年輕。
    像已翩然逝去的舞蹈家羅曼菲,她一生堅持的自在個性與生活態度,就讓她在所有人心中,活的永遠一如赤誠純真的孩子般。
    我永遠不會忘記大學時,一個老師在畢業紀念冊上寫下、嘉勉我們的一段話--看那些真正功成名就受人敬愛的人,他們的容光與眼神,散發的盡是如赤子般的真!
    在屬於孩子的節日的這一天,我期待自己也不放棄努力,要做一個,永永遠遠的赤子。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天如果給你一條歹命,一定要把它翻過來!」
    這句話,講的直接又豪氣、隱藏於這字句背後的不服輸的無比堅毅,力道之強大,無人不懾服。
    這句話出自吳先旺--製售聞名全台的「斯斯」「阿鈣」等藥品的五洲製藥董事長之口。
    很難想像這麼一個大企業的老闆,一生目不識丁只會寫自己的名字、幼年家境赤貧又無人疼愛、窮到喝古井水充飢吃別人吃剩的飯菜果腹、曾做過二十多種粗活工作勉力養活自己,卻在好不容易投資生意成功賺到大錢時又被朋友欺騙負債累累...,他的人生曲折不斷傷痕累累,但是他沒有喪志沒有畏縮,靠著就是要把自己看在外人眼中,爛到不能再爛的這條歹命靠自己的力量翻轉過來,才得以成為我們現在看到的,飛黃騰達的他。
    我在某一期商周看到他的故事,隨他口述自己近乎傳奇的坎坷人生際遇,一路讀得心情宛若乘上雲霄飛車般,劇烈彎轉起伏震盪,同時心疼他一路走來的壞運氣也佩服他的過人勇敢堅毅,換成時下一般人早就會去燒炭還是上吊了吧?!(這是幾乎每天新聞報導輕易可聽聞的消息!)但他沒有,他憑藉的是,他深知自己先天條件的惡劣,這反而激發他明白自己一定要靠更勇敢於常人的衝勁,自己拼自己的人生。
    擁有太多穩定甚至優渥的美好,是否反而會讓人不習慣甚至不清楚甚麼是末路窮途?又甚麼是絕處逢生、苦盡甘來?當我又看到新聞報導中哪個年輕人又去跳樓了、哪家男主人又帶著妻小去汽車旅館燒炭了、在鏡頭上以墨鏡口罩棒球帽遮遮掩掩的卡奴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訴自己被逼債的委屈與無奈...,在對照吳先旺的窮鬼翻身際遇--我別無選擇地、對著電視新聞畫面上的他們啞然失笑,以為他們的苦跟他嘗過的相比,或許根本算不上甚麼。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