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2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Feb 27 Mon 2006 00:05
  • 感謝

          當我從深沈睡夢中甦醒,惺忪睡眼看見耀眼陽光,之前的連綿細雨不再落下…,心中就會充滿感謝。
    當我打開一包滿溢芳香、剛磨好的咖啡豆,俐落地倒出咖啡粉注入水按下開關,溫熱醇厚的咖啡香氣透出咖啡機散佈整個廚房、傳進我的口與鼻…,能享有這幸福又溫暖的芬芳片刻,心中就會充滿感謝。
    當我經過一整天的緊張匆忙,雖然費盡神勞煞心,卻終究得以平安無事地今日事今日畢,安然回到舒適溫馨的家,一如以往地被家人的絮絮叨叨聲包圍、一如以往地吃晚餐看電視翻報紙洗個澡打個盹發個呆…,心中就會充滿感謝。
    盡是一些再尋常也不過的事情。
    沒有驚喜、沒有意外,但是不被打擾不會中止的平淡與靜好,就如此日復一日走下去,也沒甚麼不好的--我無可否認、也無可拒絕。
    於是就這般默默承受,試圖將所有不可逆的平凡,視作一種享受,習慣為此心中充滿感謝,也就不知不覺地,忘記該如何對生活失落與埋怨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25 Sat 2006 14:45
  • 自由

           甚麼是自由?怎麼作或作甚麼才能自由?
    去自己夢想中最美麗與嚮往的國度旅行、去親睹前所未見的風景、去走訪不一樣的大街小巷、和迥異新鮮的生活文化與民情發生關係擦出火花...,行程自訂自主,自己就是自己的領隊導遊兼遊客,沒有欸版的時間表要遵循、沒有非埋單不可的強迫推銷土產品,隨性之所至四處逍遙雲遊,是一種高尚無上的自由。
    不必費心思量算計--在甚麼樣的人面前、為了甚麼樣的關係或目的,必須刻意佯裝修飾甚麼樣的容貌或心態--喜怒哀樂貪嗔痴全部忠實跟隨自己的意志演出,所思所為的一切只須為自己負責,這是一種高難度卻超渴求的自由。
     沒有到不了的地方。
        沒有實現不了的願望。
        沒有需要虛應故事的對象。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段逼真到爆笑的真人模仿布袋戲,讓我每看一次就開心一次。
    布袋戲最近才被以最高票獲選為「台灣意象」,這個訊息透露了,在最多數認真想為台灣定位出一個最富代表與獨特性的抽象文化或具象事物的人們心中,布袋戲勝過了高聳入天的101大樓或玉山,於抽象於具象,在大多台灣人心目中,它是童年的難忘記憶(如:雲洲大儒俠史豔文)、更是不少人成年後堅持延續欣賞與著迷的精神支柱(如:當今霹靂布袋戲頻道的所有劇碼)。
    我很少向人提及我小時候很愛看布袋戲這回事,總是靠在KTV裡忘情點唱著一首首布袋戲插曲或主題歌透露出來,同時把在旁聽我唱的一堆人嚇唬得一愣一愣,他們不敢置信台語講得偶有荒腔走板、稍嫌七零八落的我,唱起「粉紅色的腰帶」、「黑玫瑰」、「冷霜子」、「苦海女神龍」、「非常女」...,竟然出奇地有模有樣,江湖味十足。其實為何這麼愛也這麼會唱這些歌,我自己也無法考究與言喻,只能說,是小時候執意黏在電視機前,看布袋戲你來我往地高來高去、刀光劍影、兒女情長、恩怨情愁,看得勤快又認真,而被影響所致吧!
    很開心,布袋戲成為代表台灣意象的冠軍,更開心的其實是我們終於積極開始為自己生長的地方找出一個終於自己文化與精神的表徵,這是長期哈歐美哈日又哈韓的我們,最缺乏同時也最需要的。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聰明的男人喜歡笨女人,
    笨女人不會喜歡笨男人,
    笨男人喜歡和他同等級的女人。」
    一個剛失戀不久,還在療傷止痛中的友人,在電腦彼端如是嘆。
    「那...那聰明的女人呢?」
    「聰明的女人,只好單身囉!」坐在我身旁的JUNO這麼答,答的不假思索、理所當然。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看了日劇『ANEGO』(中譯名:熟女真命苦)的最終回。
    劇中被大夥習慣喚作「大姐頭」的女主角,在結尾一場昔日好同事的婚宴上,臨危授命當了婚禮司儀,在稱職地完成任務、向全場賓客與新人致詞時,有感而發地流著無聲眼淚--那是為好友終於如願覓得好歸宿而感動、卻同時為自己仍在尋尋覓覓中迷惘而感傷的眼淚--但知足而感性的有感而發之語。
   「在緩慢流逝的時間裡,今日事、今日畢。這樣過著日子,就是一種幸福!」
    我和說的認真的大姐頭自己、以及在大姐頭跟前聽的入神與感動的人們一樣激動不已。
    甚麼是幸福?作甚麼才會幸福?得到甚麼才是幸福?
    結婚嗎?加薪升官嗎?中彩卷嗎?每天逛不完的街吃不完的飯局嗎.....?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No Day But Today...這是我最近深深為之感動與信仰的一句話。
 出自百老匯舞台劇〔吉屋出租〕(Rent),一齣教導大家要活在當下的戲。
 比較令我訝異與惋惜的是,編寫這齣舞台劇的Jonathan Larson,在自己一手醞釀的心血結晶終可登上舞台呈現世人眼前的前一刻,體內的動脈瘤突然爆裂了,他在彩排中不支倒下,終未再起,也遺憾地始終不曾親眼看到自己為後世津津樂道深深著迷的鉅作上演。
 不過他至少在他短短僅35載的生命裡,深刻而熱情地活著,否則他絕對不可能有靈感與能力,去編寫出如此感人至深的戲碼。
 不管是否看過這齣戲,只要給你我一句話-No Day But Today,就是今天,很多念頭很多夢想很多感觸,只要一在你心田腦海成形翻湧,千萬不要壓抑或拖延,讓這些情感與決心赤裸裸地明白展露與呈現。這道理說起來聽起來很簡單,真的要做到,偏偏在很多時機場合之下,變得難如登天。
 於是很多遺憾很多嘆息很多愁緒,在古今世間不斷地循環與飄散,像是揮之不去卻影跡莫測的駭人鬼魅般,悔恨抑鬱的世間人為此在各自的人生苦苦糾纏與憂煩,夢想最終便只能是個夢想,說的時候真實,但一面對能否被勇敢而華麗地實現的關鍵,卻由只能幻化成鏡花水月似的泡影。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喜歡火柴,從包裝著它們的火柴盒、到一根根握在手中劃過輕輕一瞬間便能燃起溫熱火光的火柴棒,可謂從裡喜歡到外地那種喜歡,無可自拔。
    無可自拔到我出門或出國逛街時,毫不猶豫蒐羅其實已不容易隨手買得的火柴,變成戒除不掉的習癖;就連去住飯店或上餐廳吃飯,一看到有提供火柴,我都會興奮異常,了解我這份偏執的同伴也會貼心地為我注意,深怕我錯過了如獲至寶的機會。
    火柴難尋,因為如今大家多用打火機了,所幸當作是一種愛屋及烏的心理吧!連看的順眼的打火機都一併收藏,其實我不抽煙也不拜拜,房間裡各個角落不是火柴盒就是打火機,動機何在實在連自己都懷疑哩!
    曾經,在一次日本行欣喜地買到十幾盒復古花樣的北歐進口火柴盒,加上餐館拿的,我開心地打包時還被同伴提醒要托運千萬別當隨身行李:「恐怕被細心又怕死的龜毛日本人以為妳滿身火柴打火機的,是不是心懷不軌要放火劫機啊!?」
    曾經,我到家附近小巷內一間還碩果僅存的雜貨店買火柴,還被顧店的老阿媽操著台語親切問:「妳應是家裡有老人要拜拜喔,我們老人家點火都嘛係點番仔火卡慣習啦!」頓時我覺得我心裡頭應該是住著一個與這老阿媽一樣的小老太婆,竟然執意要走入這宛如通過時光隧道才能回到過去的、屬於舊時代的老店,為的只是一盒盒對很多人而言老掉牙的火柴啊!
    起初,我是迷上劃下火柴的那短暫的火光,停留在手裡片刻的微弱溫暖與眼前數秒的小小光明,還有火柴棒燃盡後的獨特燒焦味道,再來是各種包裝圖案,加上小巧方便收納把玩...才越來越喜歡收藏;其實追根究底是因為它們代表著一段段舊時光或老故事,來自我行旅過的街道巷弄、隨性閒逛的店家、下榻的飯店大啖美食的餐館...,它們是有著老成面孔的時光膠囊,裝載著過往記憶與經歷,不管是關於前人的、或是專屬於我的往日情懷。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09 Thu 2006 23:14
  • 尼爾

    前幾天和幾個大學同社團的老友吃飯聊天。
    聊過去的點滴回憶,聊現在的喜樂傷悲,聊未來的夢想憧憬。
    與過去相比,現在我們所經歷與面對的一切,令我們感覺很難快樂,於工作、於感情、於人際...,感覺每一個領域都是水深火熱諱莫如深,所以我們在這一關關複雜的關卡中掙扎與磨難,所以我們容易感覺受傷感覺困難不快樂;莫非是因為,以前的我們,天真的不知天高地厚、幼稚的不能想像天塌了誰能去挺著,我們只一味專心地活在每一個當下,只管把書念好了、把活動辦好了、把上台要唱的歌練好了、把約會的時間地點對象搞定了,就會很容易地開心好久。
    為甚麼會這樣呢?好多人都在問:似乎,長的越大煩惱越多,活的越久越不容易快樂。
    因為長大成熟,是一直被是這麼以為的:長的越大、理應該越成熟懂事,那就得代表越來越有能力挺身而出、負責承擔、去挑戰與被挑戰,而這些,都是費神費力而又不一定會穩贏不輸的,因為這樣的你我,已成熟到會懂得為每一個努力與付出後的獲得與結果去算計得失利害,特別會越來越習慣對挫折與不順遂的部分放大檢視,鑽牛角尖地感覺傷痛與背叛的殺傷力,全因為你我越來越不知道怎麼去將這些討厭的困擾視而不見、連假裝的能力或勇氣都沒有了。
    尤其在講到工作這一塊,大家停不下來講著讓自己氣惱或委屈的人事物,有多麼荒謬怪誕,讓自己越來越不懂如何繼續試著理解並承受。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年初四~初六】
    大年初四,是從早拜拜到晚的一天!
    這一天陽光普照,延續昨日的超級好天氣,讓我能把好久不見的台南老厝的各個角落,看的更清楚。
    我們先準備金紙香燭供品,到老家附近的一間小廟拜拜。拜拜一直是我們家逢年過節時的重頭戲,阿媽中風不良於行前,每次回來一定被她帶著東拜西拜個沒完;現在她臥床不能拜了、我們就負責拜拜工作。
    先是老家裡祠堂的列祖列宗、再來是老家附近廟裡的眾神明、再開車到遠一點的法源寺拜長眠於此的爺爺牌位。
    特別讓我勾起很多回憶與感觸的是老家附近那間小廟。我還是剛滿月的小嬰兒時,媽媽帶著我回鄉下,懷抱著我在這廟口照相;我剛會搖搖晃晃地學走時,也在廟門口前跟堂表兄姐們排排坐合影留念;我還是小學生時,一年中秋回鄉下,廟口辦了個里民中秋同歡會,我跟妹妹還被拱上去合唱一首茉莉花,不知那是唱歌比賽的我一點兒也沒怯場地大唱特唱,還贏到一盒白蘭香皂;每隔個幾年我們一家團聚時都會一起去拜拜、拜完後一起大合影...!然後,大家有的老去了、離開了、長大了,現在以不可能如以往那樣了,而廟還在,且依舊保持不變的原貌,這讓我突然有股說不出的感慨。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年初三】
    算計著除夕到初二應是國道塞車大顛峰,所以我們一家決定賭初三開車出發南下探親訪友,心想這樣就不會被塞被擠到了吧...結果.....
    結果很不幸是可能因為天氣太好,大家都想出來玩吧!還是遇上大塞車,桃園到苗栗更是起了久久不散的大濃霧,想快也快不得!
    還好我們在塞車尖峰時間驅車南上北上,早練就一身塞車經驗,我塞了幾顆超涼AIRWAY給司機老爸嚼,讓他徹底提神,免得開一下停一下的會睡著!
    先探望好久不見、已從台南搬到桃園住了半年的大姑姑一家。大姑姑和大姑丈之前因為很多不愉快分居很久,最近誤會冰釋破鏡重圓了,困擾她多年的憂鬱症也消失了,我早就不記得最後一次看到大姑丈、以及大姑姑的笑臉是多久以前的事了,這一天,很開心我可以一起看見了!
    我們對桃園的路超級不熟、儘管出發前確知了地址。開著車在小巷裡轉來繞去,發現他們的門牌號碼編排的沒啥邏輯可循,打電話問在家等著我們的大姑姑,她因為也住沒多久也指引的模模糊糊...,正當我們找的心焦、爸爸開著車窗探出頭邊看邊問的模樣聲響,也許吸引住一個好心路人--那男人熱心地一直對我們大喊「這邊這邊啦!34號在這裡!」還一邊小跑步揮著手指引我們!「桃園的鄉親真熱情啊!」正當我在車裡感動地讚嘆,老媽卻狐疑地說:「這男的跟你二表哥(大姑姑的二兒子)像到簡直是同一個磨子耶!會不會他就是...」「唉呀!他就是妳的大姑丈!」爸爸回頭告訴還在感動的我。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離開台北四天,也著實過了整整四天沒碰電腦的日子!四天沒來自己的房間整頓整頓、充實充實了,感覺還真有那麼點說不出的不對勁,今天搭著滿載沈甸甸的、一路從南部到中部探親訪友過年的戰利品與行囊的車回到台北,可要好好在此紀錄與回味一下,我近年來所過的最豐盈愉快的年假了.....。
 
【大年初二】
    台北是好天氣,好到藍天白雲陽光普照,不必裹著厚外套長圍巾,便能一身輕盈在外頭散心閒逛的那種好天氣。
    一早發現天氣大好,就決定一起盛裝打扮,到家樓下也同樣被盛裝打扮過的大門口照相,老爸親手寫的春聯、鄰居親手掛上的大紅燈籠和泛著紫紅喜氣的盆花點綴,每個人在鏡頭前,都自然地亮麗開心了起來!
    對很多出嫁的女兒來說,被視作回娘家日的大年初二意義非凡;對尚未有任何兒女娶嫁的我們沒啥差別。我們決定不要動手作飯菜、一起出去打牙祭,去了一家妹妹大力推薦的日式拉麵店「熱烈一番亭」。整間店從裡到外非常日本,作出來的料理,不論白湯豚骨拉麵、炸的酥脆香的可樂餅、熱辣燙的石鍋拌飯...,真的是在台北難得可以嚐到的,跟日本在地拉麵店一樣的美妙滋味!店裡店外氛圍滿是異國風,隔壁還開了一家少見的墨西哥餐廳,布置裝潢很是拉丁陽光,所以我們不停在裡外拍照,連一旁沒光顧的墨西哥餐廳外也成了我們不肯放過的拍照重點!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