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1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30 Wed 2005 00:10
    天生迷糊的個性使然,我很會丟三落四,很多東西走到哪裡丟到哪裡,明明還是個該清醒的小女孩時卻已然像個健忘的小老太婆,別在圍兜兜隨身的小花手帕、爸爸旅遊日本買給我的KIKIRARA可愛電子錶、忘了印有哪個卡通圖案的香水橡皮擦、媽媽買給我的編織遮陽帽…,我從小到大因為這糟糕的劣根成性弄丟掉的東西回想起來還真不少。
    矛盾的是念舊成性,堅持把一堆看在很多外人眼裡早該眼不見為淨地丟棄的事物當成寶一般地收藏,小心翼翼還會不定時提醒自己去記憶它們各自在我房間裡隱身安棲的所在,還有摸不到看不見的回憶,不論快樂或悲傷、驕傲或難堪,都記的鉅細靡遺、一清二楚、捨不得丟。
    該丟的總丟不掉,不丟的卻老弄丟了,丟還是不丟,在我的人生裡,看來跟莎士比亞說過的"TO BE OR NOT TO BE"一樣,"THAT IS A QUESTION……!"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一個禮拜異常忙碌、因為忙碌理所當然感到異常疲憊--工作上,為了預估與報告明年業績,被一堆分析數字搞到腦筋進乎打結的狀態;同時又為了週三合唱演出前的排練與登台時的表演聚精會神,雖然整個過程是充滿成就感的、卻不得不承認為此全身細胞應該也被殺死了不少;其中的零碎時間,為了十二月初一場即將上場應戰的考試,全被我拿來抱佛腳狂K書…。
    所以今天星期六放假天,我照例又呼呼大睡到快十點才依依不捨地向周公辭行後醒過來。
    半夢半醒迷迷糊糊中,沒搞清楚我到底是拿了餐桌上的甚麼圄圇吞下當早餐,拖著穿睡衣的慵懶身軀緩緩步向被透著落地窗灑入的陽光映得一室金黃的客廳,準備倒臥沙發看報紙時……
    一陣電鈴聲響起。我以為是剛說要下樓去買東西的爸爸回來了,不疑有它地去應門。
    結果是一個高大斯文又帥氣的阿多仔!他身後還尾隨一個跟他一樣乾乾淨淨、散發文弱書卷氣的本國年輕男子。兩個人都和顏悅色地掛著一臉瞇瞇的微笑,只差頭上沒頂光圈吧!?看上去是很有傳教士般氣質的兩人!!
    他們果然是來傳教的。帥氣阿多仔接下來的談話應證了我對他倆身份的猜測。不過在他跟我說關於上帝與聖經那類的話語之前,他的問話倒是完全使我清醒!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久不見~這是我同事對我原本養在辦公室桌上的孔雀魚說的一句問候。
    他們好嗎~好的很吶!不能再好了呢!在我家裡安放在鋼琴上一角的小魚缸裡成天悠遊、相互追鬥嬉戲,吃吃玩玩睡睡(魚應該也是有睡眠的吧!儘管人們的眼總是看不出來。),單調單純地往往叫人望而生羨不已啊。
    因為家人們出乎我意料地喜歡這對魚兄弟,所以我索性把他們就這麼一直留在家了。尤其是老爸,成天看到我開口閉口竟常常是:「妳今天餵魚了沒?可不能把他們餓死了?」問這話,可見一點都不了解,我其實就是喜歡極了餵魚的過程和看著魚衝上水面一口口吞噬飼料的模樣才養魚的。
    論拍照,妹妹畢竟還是比我高竿的。(其實不只這個,很多事不可諱言妹妹總是比她老姐行多了!)她成功拍下了這對魚兄弟,清晰而靈動,多虧了她的捕捉功力,讓我們把他們看的更清楚一點。
    順道一提~原本性情暴虐、疑似過動傾向的小公魚,這一個多月和新加入的兄弟相處以來,性情有明顯日趨溫和可親之勢!本來大公魚剛來的前幾天,還會被當時尚顯焦躁的小公魚追著他斑斕又寬大的美麗尾巴又啄又跑、 逼得我不得不為防之前鬧出魚命的悲劇重演而隔離他倆;現在他們會並肩游水還會一起和樂融融地啄飼料、啄小貝殼或小石頭,而非啄對方的尾巴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眾多朋友的轉寄信中,我看到了一篇很有意義的短文,好似一湍潺潺清泉,洗刷崁在我憂煩心頭上的雜質與蒙於我悵惘雙眼前的迷霧,頃刻間甚麼都清楚了,所有不快樂的都快樂了、不輕鬆的都輕鬆了。
    天底下只有三件事--自己的事、別人的事、老天爺的事。
    而人的煩惱是來自--忘了自己的事、愛管別人的事、擔心老天爺的事。
    想要輕鬆自在就要--打理好自己的事、不去管別人的事、不操心老天爺的事。
    對很多自認坐困於終日的庸庸碌碌、甚至因此擔心自己終其一生就會這麼難過地過下去、卻又不甘願認命的人,這短短幾句無非是當頭棒喝,狠狠敲開了因為迷惘匆忙而日漸渾沌的腦門與心門:原來要活的輕鬆灑脫、快意自在,只要懂得與願意試圖釐清生命中來來去去、多如牛毛的大小事,哪些是該管該在意的「自己」的事,剩下的不是別人的就是老天爺的,如果自己的都弄不清搞不定,急忙且過份刻意地去陷入其他事,絕對不會是聰明而快樂的做法。
    快樂是自找的,麻煩亦如是、傷感亦如是;我曾經聽聞身邊很多人都直嚷嚷不快樂,包括我自己也常常這樣向自己吶喊;當我發現,太多的嘶吼與隨之排山倒海而來的憤怒,最終只能像怒濤惡水將自己沒頂掩蓋時,我就要學會毅然決然停止繼續無助又無以為繼地掙扎與呼叫,這不是不負責任、也絕非是逕行自掃門前雪般的自私,我只是希望不論自己或是自己所愛所在乎的人都能多懂得與多記得,永遠先在意與清楚自己的意志與想法,才能幫自己也幫周遭的人找到與陶醉在真正的快樂。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20 Sun 2005 19:02
  • 冬眠

    和那些深山裡的大熊或地洞裡的小鼠一樣地,我也開始不經意一步步進入不可自拔的冬眠狀態。
    打開電腦漸失搜尋的方向、移動滑鼠和敲打鍵盤的手變得猶疑而遲緩;打開書本發現映入眼簾的字句凝成一團散不盡的迷霧,我越看滿心越是意興闌珊、糊里糊塗;打開電視抱著遙控器轉來轉去就是沒能對一首歌或一支廣告一段戲劇專注、倒是陷在軟暖沙發中的身軀姿勢越來越鬆弛慵懶,最後終於鬆手丟開向來拼死堅持掌握大權的遙控器、轉手緊握沙發上的大靠枕昏睡起來。
    不堅持甚麼,變成身陷冬眠狀態的我的唯一堅持。我反常地不拼命堅持伏案電腦、猛盯書本、黏在電視機前,專心打瞌睡然後進入最深沈最寂靜的睡眠,連作夢的靈感與機會都沒有,我就是專心一致地睡、不想其他。
    回憶起在一次過去的寒冬裡,曾經創下在黑夜裡睡去也在黑夜裡醒來、一連睡去大半天不醒的驚人紀錄呢!冬天是高度屬於也適合努力專注於睡眠的,只是,能不能一如所願想睡就睡,睡的盡情睡的舒暢,那可就因人因事因地等種種條件變換而異了。如今的我是不是還能重來甚至突破那一年冬天的睡眠記錄,我自己也不敢妄想一切可同日而語。
    一個最近也犯上愛睡覺、我也一直以為應與我一般也是好睡之徒的好友,竟然直呼因為睡的不安穩而精神差很是心煩,突然我很想給好友來個安慰、多給點有幫助的建議,但當下想想自己這輩子壓根沒有睡不著的煩惱、只有深怕睡不醒的困擾,在我仍努力幫她出點子的同時,心中莫名窘了起來,只因為不能感同身受好友無法一夜好眠的苦、也為了自己始終戒不掉且一到這冷冷冬日就變本加厲的嗜睡癖呢。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算算應該是從上週五開始的吧!陷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忙碌中。
    飯局突然前仆後繼地出現,有現任同事的、前任同事的、老同學的、現在一同練唱即將一起登台的歌友們的;有吃到飽的日式咖哩飯、燒烤肉味燻翻天的鐵板牛排、道地精緻的日本天婦羅和烏龍麵、五分埔路邊攤的米粉湯酸梅汁、麻辣燙的鴛鴦火鍋…。
    跟隨每頓飯局產生的忙碌,乃是來自應接不暇的應付與搞定、飯局前的邀約與被邀約,然後就是飯局間因為美食當前和關不住話匣子而停不下來的嘴皮與持續震動的聲帶,飯局後意猶未盡的話別或是假借消飯氣之名相偕逛街當運動行血拼兼敘舊之實。
    還有工作的忙碌,這點就不需多提,忙的內容與忙後結果都是一樣令人無可耐何與無以為繼。但為了那不能割捨的五斗米啊,又不得不向現實低頭,就算明明知道:如果能夠不必面對有理說不清的人、剪不斷理還亂的瑣事陳窠、永遠以龜速前進的作業系統,就可以讓一切更有效率地在掌握中開始與結束,也就不致老是伏案辦公桌前不是吹鬍子瞪眼睛就是暗暗地生悶氣了;可那理想與現實偏偏彷彿人鬼殊途般搭不上線,我也只有別無選擇地繼續在那其間徬徨與庸碌。
    不過忙碌讓人覺得時間過得特別飛快,不論是這其中快樂的、不快樂的,都稍縱即逝。
    會很遺憾快樂的時光走的又急又快、來不及享受就得迫不急待去追憶了,也同時欣慰不快樂的時光也被忙碌迅速吞噬,讓我感覺不出它的來去與折磨。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愛一個人,這是最近一本風格強烈而殊異、吸引我十分的新書書名。
    在書裡畫圖寫字的是一個長期保持與耽溺一個人狀態的男人,他幫蔡康永的「那些男孩教我的事」繪製了一幅幅筆觸繁複用色華麗構圖大膽意念深沈的插圖,如今自己也出了厚厚一本,圖文並茂。
    一個人的狀態,這在如今的都市與社會型態,成為見怪不怪的一種屢見不鮮,亦發不突兀與不稀奇。
    一個人逛街、一個人等mail、一個人在家、一個人生活...。
    一個人久了,如果要習慣為了愛上迷上另一個人進一步去順應融合另一個人、反而會變成高難度且難以想像的一種突兀一種稀奇了!
    看著這本書,以豐富多彩的圖和極為言簡意賅的文,告訴正專注捧書翻頁的我,一個人這樣、一個人那樣、一個人會怎樣,心中一股警鈴般的聲響暗暗在我眼裡與腦中劃破閱讀間的寂靜,我讀得滿心感動心有戚戚然,是不是因為自己以一個人的模式悠遊穿梭人間的頻度與偏執,也是非比尋常?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13 Sun 2005 21:35
  • 簡訊

英國一項研究發現,女人發的簡訊比男人長一半。

哈蘭大學的葉慈教授說,男人把簡訊當成發表意見的工具。

他們喜歡用簡訊罵人、講黃色笑話。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幾天沒上來寫寫了,開始懷疑是不是沒了寫文章的靈感?!
    索性乾脆來回憶這半年,在我一手打造這自己的房間裡的種種吧。
    時光飛逝以自己不敢置信的迅速,轉眼間整整半年來,這裡一直是我的心情筆記本,代替委身在我始終凌亂難以淨空的桌面的不起眼角落中、那一本手寫的小本子,我接納與迷醉於我一向不怎麼想熟悉與喜愛的電腦,在這個房間貼照片說心事,就像我長年習慣在有著略帶粗糙質樸沒有格線的小本子上所做的一樣;對我而言,這真是不可思議滿足與成就。
    這半年的不可思議,還包括了自己對自己人生方向的試圖轉變:揮別待了三年多的舊東家換了新工作、適應新環境新文化、重回合唱團練唱、結交更多更新的朋友也意外發現了更好的知音、努力將生理時鐘起床與睡眠的時間向前調、試著戒掉早起後不喝不可的咖啡或濃茶、早餐不再一味只吃麵包而是一小碗薏仁麥片粥、換掉慣用多年的保養品品牌和髮型設計師、提高穿平底或低跟鞋的頻率、嘗試長期服用以往避之唯恐不及的中藥改善體質……。
    許多的轉變令我忙碌、迷惘、疲憊、驚奇、期待、惶恐、堅強…,直到現在都還在汲汲於確認自己的定位與方向,並在這半年中得以了然於胸地確認了自己正在改變,這也變成在我心中呼喊的越來越激昂澎湃、可喜的心聲。
    至少在說長不算長、說短也不顯短的時光裡,我讓自己同時也讓自己以外的人,看到我的變化、我的突破、我的成長,雖然種種轉變中或多或少變的始料未及、面對它們我卻仍是滿心期待與感激。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08 Tue 2005 22:34
  • 骨氣

    骨氣。我很喜歡這兩個字,尤其是蘊藏於字面後的力量與意義。
    很多時候,我不嫌煩不怕累地據理力爭,儘管明知再爭論下去疲憊與受傷的終究只是自己,我還是義無反顧地選擇繼續去爭,不過就是為了信念而堅持、為了正確而勇敢。
    常常我會在自己心中暗暗告訴自己:就算爭論不出甚麼結果或勝負,就算遍體鱗傷滿頭包,至少我能向自己與別人證明我努力過;至少,我爭到了一口氣。
    一口氣。甚麼樣的氣呢?狂放的生氣嗎?驕縱的傲氣嗎?幼稚的意氣嗎?
    或許,前三種氣都挾雜在我所謂自己出的每一口氣之中;但是,我所能確定的是,我所爭的,無非只是骨氣而已。
    因為我一直相信,唯有完全無愧也無悔於自己所作所為所面對所身陷的一切,才有辦法也才有資格去對別人合理懷疑合理要求與爭一口氣。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06 Sun 2005 16:56
  • 誠實

    我這個人,成也誠實、敗也誠實。有人讚我或愛我因為我真的很誠實,當然有人厭我或怕我也是因為我的太誠實。
    高中的時候,軍訓課上教官有回偶然問了個既簡單又困難的問題:有誰是完全沒有秘密的?
    全班只有我一個人篤定地舉起手,惹得教室裡其他同學跟教官不可思議也似地面面相覷,沒有秘密就是沒有秘密呀!說真的,一個活到才十七八載之短、不經世事炎涼滄桑的大孩子,哪來不可告人的秘密啊?
    可是我打從內心發出的誠實感受所化為一個再誠實也不過的答案,換來的是一雙雙帶著以懷疑和訕笑行注目禮的眼神,好像我才是那整間教室裡,最不誠實的一個,十年過去了,那個詭異的時空所構築的記憶卻仍紮實地屹立在我腦海未曾崩解。
    可能是我對「秘密」一詞的定義和很多人都不同吧。
    很多人會說:不可告人之事稱之為秘密。我想除此之外應該說的更精確一點,這「人」如果是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一個人,那這秘密才有夠格稱之為秘密吧。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現在是十一月了嗎?怎麼還沒有甚麼專屬於秋天、甚至帶有即將入冬意味的涼意?
    已經換穿上多日的長袖睡衣竟然讓我有渾身刺刺熱熱的躁動,想從因這樣的躁動而坐不住的沙發椅上一躍而起,去衣櫃翻出短袖短褲來替換;可是望一望牆上的日曆,分明就已經撕到十一月了呀!
    努力回憶生命中過往的十一月,不該是有蕭瑟冷酷的秋風在一清早透著紗窗向我襲來,絲毫不體諒我易感的過敏體質,讓我止不住噴嚏微微發抖著身軀,連忙抓著小外套裹住怕受寒的自己嗎?
    這時候學校早已下令換季,搬出穿上長袖的制服襯衫,甚至還煞有其事似地加套上一件毛料無袖背心;房裡的電風扇也在一陣擦洗掉因過份轉動一整個夏天後所沾染的一季塵埃後收起,逛街時眼神下意識地掃射筆挺的大衣或厚重的毛外套,但在這不冷的十一月,已經上市的秋冬衣飾、呈現出的沉甸甸色調質感,怎麼樣看都不對勁也完全窒息了我在此時向來堅強的買勁。
    真不敢相信現在的我還在吹著電風扇,真不敢相信我把身上的睡衣捲短了長袖子、甚至粗魯地拉起了長褲管!坐在刺眼陽光滿溢的客廳電腦前,靜靜感受和試著接受這樣的十一月,一切好似仍停滯在夏天。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心情很沮喪、感覺很倒楣、像是有千萬隻手不斷扯著自己的心拼命往下拉似地,怎麼樣都HIGH不起來,我就會去改頭換面,隨性挑一間離自己最近、看來還不賴的美容院,施以頂上翻修的工程。
    記不得是打哪兒聽來的:想要改運想尋突破,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去變髮型,取的無非就是一個「改頭換面、重新做人、凡事從『頭』做起」的意涵。
    自從這麼聽說以後,我便遵行不悖,所以造成我上的美容院不會特別固定、當然我的造型師也是一個換過一個,從一開始還會聽信親友介紹推薦、到漸漸地我對做頭髮這件事決定百分百地感情用事,我常常是不論待在家裡或走在街上,為了欲拒還迎又揮之不去的低盪而糟糕透頂的心情,貿然衝入隨便一家美容院、不指定造型師,也不管要燙要染要剪的,就是任性又匆促的說我要換髮型,向素昧平生的造型師一聲令下--怎麼方便怎麼好看怎麼做隨便你處置,然後就開始得到一個新髮型。
    改變之後不論如何心情絕對是遠比改變前開心的。只因看到鏡中的那整顆頭、連帶那張臉孔與神采都因為我的莫名但果決的衝動而有所不同,頃刻間一陣快樂與新鮮的情緒,麻痺甚至迅速消褪因為轉換而可能帶來的更困窘的青黃不接。
    所以我從不懂得去抗拒這樣莽撞而唐突的改變,我已習慣甚至會期待接下一次接一次這樣的改變工程,且樂此不疲。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怎麼去定義、怎麼去判斷、怎麼去認定,最好的朋友,該是有如何的輪廓、如何的個性、該會是誰?
    最好的朋友,應該是,不知不覺中、不經意地會常常跟我一個模樣。
    跟我一樣,會大哭也會大笑、情緒很簡單思緒很複雜、面對自己和面對這世界一樣誠實。
    跟我一樣,喜歡喝茶喝咖啡、喜歡唱歌旅行、喜歡大吃大睡的感覺、喜歡搞搞笑說說夢話。
    跟我一樣,不喜歡裝腔作勢躲躲藏藏、不喜歡漫無目的的等待、不喜歡被吊胃口和過分欺瞞。
    要遇到和認識一個人能和自己完全一樣何其困難,只能說越接近越類似自己的,才可能越有機會離最好的朋友的境界更進一步。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