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0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Oct 31 Mon 2005 22:08
  • 期待

    期待,就是期望與等待,期望想得到的、等待所期望的。
    為了期待,必須張大雙眼凝視、轉動思緒探索、豎直耳朵傾聽、打開嘴巴探問、伸出雙手碰觸、邁開腳步前去,為一朵綻放的花、為一個難解的謎、為一段動人旋律、為一個陌生的人、為一隻可愛的狗、為一個叫夢想的遠方。
    有期待總是好的,能不忘記也不放棄隨時隨地為自己的生命,不斷製造期待的機會、也就是擁有作夢的能力,終究會是容易快樂的。
    期待是為了快樂的存在,千萬不能喪失的,是作夢的力量和勇氣。
    就算一個個期待因希望而生、而後又可能為失望而終,我還是要繼續尋找與製造期待。
    只因為我知道,每一天都要是快樂的。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之前耳聞這間著名的燒肉店很多次了,卻一次也沒踏進去吃過。
    有幸能吃到一頓免費的燒肉大餐,而且是去到這間吃過的都說讚的燒肉店,是因為主管升官請的客。
    店內氣氛從一踏進去到吃完走出來都是HIGH的不可開交、居高不下:服務生扯著喉嚨對客人招呼同客人談笑、座無虛席的客人吃喝笑談間也是因為酒酣耳熱和燒烤高溫的關係而興高采烈不已、加上節奏快速的音樂不甘示弱地交織,我們別無選擇地顧不得優雅,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聲又說又笑停不下來。
    因為要趕在八點所有客人要一起一口氣乾完杯中物,乾完的可以再免費續杯,還有為那時限僅僅一小時半的用餐時間,我們好像工作趕進度那般緊張地不斷重複著乾杯、烤肉、換烤盤、吃烤肉...。八點一到,全場一起乾杯的時間到了,大家一起隨主持乾杯活動的服務生一起高聲到數,乾完後每桌還得有人成對接吻、吻過十秒便能賺到一盤免費的肉,於是席間此起彼落的尖叫起鬨包圍著一對對吻的火熱的男女、男男或女女,已經分不清,究竟是高分貝還是酒精還是燒烤還是氣氛的緣故,我真的是HIGH昏了頭,吃完步出店外不久竟忍不住胃裡一陣瘋狂的翻騰,在路邊不可抑地把剛剛吃喝的一肚全吐了出來!
    這真是生平史無前例頭一遭,一陣激猛的吃喝玩樂後,以這麼迅雷不及掩耳又極度不優雅的暴亂方式作為我這一頓大餐後的意外收尾。
    雖然是很糗,不過,回家狂睡了大半天再泡了個香熱的牛奶浴後,通體舒暢、神清氣爽到宛如脫胎換骨似的,所謂的痛快,無非就是這種境界與情緒吧!!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是愛攝影的爸爸鏡頭下最閃耀的一顆小明星。

    因為是家裡第一個出世的孩子,因為是他三個小孩中最活潑的一個,我的獨照照片最多、我總是跟著爸爸的鏡頭走--從家裡的客廳到陽台、從植物園動物園到中正紀念堂、從爺爺家後院的小花園到外公家附近的小路邊、從馬來西亞的潔淨白沙灘到瑞士少女峰的皚皚高峰頂。

    這麼多鏡頭下的臉孔與身影,從稚嫩到青澀到成熟、從傻里傻氣到無憂無慮到千頭萬緒,我最鍾愛的是下頭這幾張,四歲時的獨照,那個戴著小竹編帽穿著小洋裝撐著小花傘的小女孩,每一個眼神流轉每一舉手投足,都是我行我素不受人擺佈的真情流露,直到現在一路走來始終如一,那個小女孩,總是堅持用自己的方式面對鏡頭、還有鏡頭以外的世界。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也許是天氣陰涼,又也許是睡不夠飽,可能只不過是日曆上又是印著星期一,註定會、肯定要在這一天感覺BLUE。
    白目的同事還是在渾然忘我、樂在其中地耍白目,白目到沒有發現他早已讓我的MONDAY BLUE青出於藍勝於藍;愛畫大餅的大頭,在慣例的星期一早上的會議裡、還是好像深怕餓著大家似地猛餵食大餅給我們吃;已負載我太多資料的電腦還得無法抗拒地繼續默默接收一堆垃圾信、新檔案、待處理完成的舊資料,所以在連番慢動作後直接當機...。
    愚蠢遲滯的人事物輪番在我面前表演周旋對我凌遲折騰,打擊與考驗甚至開始使我質疑著我的EQ和IQ,我深深以為與明白身在此時此刻唯有做一個阿Q會來的並不實際但絕對比較能接近快樂,但真的積壓蘊含了千頭萬緒的情緒一來了就假不了的啊!
    所以最接近也最清楚我的人相對也最倒楣,她也別無選擇地接收我的MONDAY BLUE,就像我那雖不堪負荷、卻仍在且戰且走的電腦一樣,不過她不會帶著一堆還來不及存好的資料謎一般地離我而去、裝死當機給我看;她只是像一面鏡子照映出我的最真實,因為她就像極了我,所以能了解還能在我冷靜之後精準地直指出我為甚麼會這麼說這麼做。
    然後我真的很訝異會有這麼一個人離我這麼近,陪伴我的力量是這麼真,雖然相識共事不過兩個多月而已。
    所以我終究還是得以有驚無險、如同在深海中慌亂悲憤之際抓到一根可供漂浮倚靠的浮木、奮力游離出了這一大片MONDAY BLUE。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記得前幾天,為了防無聊和拒絕周公上身,我照例跟我坐在我隔壁的同事一邊打著電腦一邊瞎聊。
    不知是為何,我們聊到名字,從一個名字看起來念起來到寫起來的感覺無一不聊,又順著聊到同名同姓的問題。
    有著並不俗且稱的上詩情畫意般的名字的同事說,她印象裡頂多只在言情小說中看到過跟她同名的女主角,個性頗楚楚可憐,和她一點都不像。
    我的名字從小到大則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地被稱讚很特別!念起來響亮、寫起來美麗、而且特別到好像很難、甚至不會找到有人和我名字一樣的。我所擁有這一個如影隨形的名字,竟成為我人生至此最常被人稱讚稱羨的原由!
    所以我突發奇想,真的不知哪來的靈感,我搞怪十足地在YAHOO網站的搜尋用空白欄上,KEY入我的名字,滿心好奇地按下ENTER,結果~~
    出現三筆結果!只有一筆跟我本人有關,是我所參加的一個合唱團網站上,團員名單裡理所當然地登著我的名字。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每天看電視新聞嗎?或者每天讀報紙嗎?

    如果是,是不是感覺到:每天映入眼簾的,壞消息總遠多過好消息?

    甚至久而久之,你已經很習慣去接受、默默地承認,電視新聞和報紙版面裡,不論報的說的是甚麼領域甚麼人物的甚麼消息,大抵都不會是甚麼值得欣喜雀躍溫暖的好事。

    然後你總是滿眼狐疑、深鎖眉頭、嘴角下垂、心頭打上好幾個緊繃彆扭的結,在你每天接收新聞的同時;越聽越迷惘、越看越傷心、越想越失望,怎麼一天到頭下來,都沒有甚麼好事發生啊?

    其實還是有好事發生的,在每一天。是壞新聞的版面太大,占盡太多版面時段,剩下的那一小方角落一瑣碎片段,讓給好新聞,好似插花一般點綴填補,被一堆烏煙瘴氣狗屁倒灶連番轟炸後,鮮少有人還能氣定神閒注意到這世界上還有好人好事的存在、以及他們的價值和意義。

    我今天發現了一本書,日本的書,書名叫"HAPPY NEWS",裡頭剪貼轉載了數篇讀了會讓人會心一笑、充滿被啟發被溫暖的好新聞。

    像是日本南端一個靜僻純樸的小島上發生了史無前例的連續竊案,放在腳踏車籃子內的錢包、觀光客隨手擱置的便當點心等連續神秘失竊,當地員警憑著不相信島上居民會當小偷的執著,連續觀察的結果發現,這竊案元凶是每天在島上天際盤旋的烏鴉!

    像是一個來自伊拉克的失明小男孩,獲贈了一枚來自意外身故的日本記者的眼角膜、接受了日本眼科醫師高明的手術後,重現光明;他用復明的雙眼望著那名記者的遺孀,緊緊與她相擁、向這位太太道出他心中大夢:我以後也要當眼科醫生幫助演有疾患的人。報導一角的照片裡,太太用憐惜欣慰的眼神與笑容環抱著這個孩子,她看著亡夫賜予光明給這孩子,以能夠如此延續與成就他人生命而快樂。

    還有些不可思議的趣聞--一個小女孩在農地裡挖到一顆輪廓大小竟與她自己臉蛋神似的馬鈴薯;新瀉一個民眾意外拍到河裡一隻青蛙竟死抱住一尾小香魚不放、動作像極了要求偶;全世界第一個禁煙國家不丹、諷刺的是其國王竟然自爆自己其實一直在抽煙...,這些都是書籤甚或郵票大小的好新聞或新聞照片,讀來看來盡是感動與趣味,卻一直很遺憾地被忽略。

    所以在日本,有人情不自禁地努力挖掘保留這樣的新聞,並將它們集結成一本書,每翻開一頁就是一個感動一個驚喜。

    在台灣,也可以看到很多這樣的好新聞的吧!我期待也相信,且計畫每天開始密切注意。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Oct 20 Thu 2005 00:30
  • 婚禮

    截至目前為止參加過的婚禮都不是很有趣。
    有趣的反而跟婚禮的最重點無關,舉凡和同桌相熟的親友故舊們東家長西家短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彼此間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一起對一道道酒宴菜色或鄰桌賓客或婚禮主角指點評比一番、相互觀察較量身上穿的臉上化的手裡拎的精心刻意行頭...。
    至於稱的上是婚禮真正重點的,司儀矯揉造作的開場串場、重要來賓的沒重點的滔滔演講、不知何時開始成為一種必要卻宛若雜耍的上餐秀...反而成了受邀的我們看在眼裡想在心裡,最不在意甚或最想詬病的橋段了。
    我記憶中最盡興的一場喜宴,是台南表姊的歸寧喜酒。
    沒有投影片沒有節目式的典禮排場當然也沒有幻麗的布置與燈光音響,因為那不過就是一場鄉下人式的辦桌,就是流水席罩著帆布棚,就在靠海的小漁村裡表姊家前的庭院,吵吵鬧鬧地、一堆親朋好友圍坐,節奏快速地上著一道道裝盤滿溢俗麗無美感可言、但滋味道地料豐實在的菜餚。邊吃邊吹拂帶有鹽田鹹味道的海風、不時得你一手我一手的揮趕飛舞桌前的蒼蠅;但是鄉下的親友們對彼此的說話打扮與成就完全不當一回事、只管問這好不好吃誰有沒有吃飽甚麼時候要敬酒要不要再乾一杯...。
    大家都很有默契地,不用甚麼主持人司儀引導流程,我們有自己的進度流儀,想大笑就大笑、想亂晃就亂晃,這粗魯但隨意至極的一切,與正襟危坐在金碧輝煌的五星級飯店會場裡根本不能相比也無法做到;最印象深刻的,莫過我的大阿姨吃飽喝足後拍拍屁股站起說的一句--「草地親戚、呷飽就走!」(台語發音)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習慣穿高跟鞋,總是買高跟鞋,沒有三公分的跟就不願意伸出腳套下,不是尖頭我就不會有太多興致去試試或看看它。
    很少人看過我穿平底鞋,更少人的腦海裡留有我雙足踩著運動鞋的姿態,不少人總是先聽到我踏著高跟鞋叩叩作響的腳步聲隨後才意識並看見我的來到,更有熟悉的朋友說、逛街瞥見尖頭酒杯細跟模樣的鞋就會不經意將我憶起。
    說出來也許很多人都要直呼不敢相信;打從上了大學不必穿制服那天起,穿鞋要夠高有跟又應和流行,這樣的頑固堅持與身體力行,扣掉上居家睡覺或學校體育課或社團出隊帶活動或近郊踏青或出國旅行以外的時間我都未曾動念與之背離。
    還有一段時間,我的腳骨筋膜發炎隱隱疼痛不止的那幾個月。
    復健科的醫生,刀子嘴豆腐心好醫術出了名,拗了拗動了動我的腳後,一語道破地問我--妳平常習慣穿高跟鞋吧?
    我說是啊妳怎麼知道啊,我這點可堅持的很呢!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Oct 15 Sat 2005 21:49
  • 去罷

去罷 人間 去罷
我獨立在高山的峰上
去罷 人間 去罷
我面對著無極的蒼穹
去罷 青年 去罷
與幽谷的香草同埋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嬰兒時期曾經因為頭圍過大、學說話跟走路進度都明顯落後,被當時已遭忍無可忍的疑惑包圍的媽媽帶去給醫師檢查我是不是智障了。
    好不容易剛剛會走路了,我在回鄉下阿公家過年時,獨自走近旋即掉入一條滿是深不可見的漆黑水肥堆積的大水溝內,幸好有路過的路人發現水溝裡有不知什麼的在動來動去,才一把將深陷其中我拉出地表重見天日,媽媽說我真命大,要是再拖晚一點甚或不被人發現的話,一定就是一命嗚呼去見閻羅王。
    我直到幼稚園小班時都還不會說也不會聽國語,去到幼稚園覺得老師和同學全都操著我未曾聽聞的外星話,然而他們卻全是以把我看做外星人的表情看待我,老師還主動央求來學校接我的媽媽趕快叫我講國語,不要再只說台語了。
    我國小體重就飆到快50公斤,國中畢業更是上看70公斤大關;身高卻勉強號稱150公分,制服百褶裙硬是被我穿撐到媽媽辛苦為我燙得每一條摺線都不復見、大腿內側因為太肥胖走路會互相摩擦碰撞而擦破皮。那時正值人生醜之顛峰的我卻不以為忤忝不知恥地狂愛搶鏡頭照相,嫌平時生活照照不夠過癮還去趕流行照一堆沙龍藝術照,結果現在每看一張就驚嚇噁心一回。
    上了大學體重還是6字頭降不下來,進社團第一次報到還被熱心卻無意白目的學長親切問候:「請問您是哪位學生的家長嗎?需要叫他出來跟您說話嗎...?」
    「我是來報到的。」鎮定地回答後,我暗暗下了一個此生最剛毅果決的決定:非得瘦到可以穿得下S號的衣服不可。在光吃了不知多少顆蘋果、喝了沒算多少罐的健怡可樂後,站上體重計我看到了小學六年級時磅秤上的數字--48,正式揮別了XL沒腰身的大T恤和33腰的牛仔褲歐巴桑式的波浪彈性燙髮型。漸漸地,聽到的讚美不再是帶有為難的其實很可愛,也開始有發自真心的變得好美麗。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習慣在房間裡燃上一錐香,是從一個自鶯歌買回的圓形陶瓷小香爐開始的。
    它有著紅而不豔、帶磚紅般的赭色。光滑細緻的表面、輕巧娟秀的圓弧身形,適合拿來燃放錐香。打開刻有復古縷空花案的爐蓋、擺入一小錐香、點火燃上、輕闔爐蓋,怡人的幽香裊裊飄透出縷空處,徐緩優雅地靜靜飄升滿溢。於是,烏煙瘴氣不見了,心煩意亂不見了,一切都隨著這一錐香,飛散得老遠,離去時、還帶著迷人香氣。
    不清楚從甚麼時候開始的,越來越多人喜歡上並刻意習慣上以氣味來判明自己的性格與決定自己的情緒。
    想放鬆舒壓、想振奮低落心情充滿勇氣自信、想平靜無為、想提升戀愛運桃花朵朵開、想出落得更年輕美麗神采奕奕、想從晦暗鬱悶的絕望低潮中破浪重生…,用香氣癒療受傷或困頓的身心,激發並開創一個更值得慶幸與期待的未來,逐漸成為越來越多現代人習以為常和樂在其中的生活習慣。
    要為自己尋覓適切有效的神奇香氣在當今非常容易。很多生活雜貨店舖隨時隨地專闢一小角落擺放香氛蠟燭、線香、錐香,還會貼心地置上POP說明各種香氣的來源與功效。看來,藉香氣吐心聲解心結治心病,讓香氣當自己的心靈良醫,和打生命線找張老師、加入宗教或掛號精神科等等舉動相比之下,風雅浪漫又輕而易舉得多了呢!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09 Sun 2005 14:43
  • 作伴

    對讓他繁殖小小下一代沒有強烈企圖與期待,對看他始終孑然一身的孤僻寂寥感到厭倦;在這兩種情緒間擺盪多時後,我妄下了一個就養魚這件事上、迥異於大部分深諳與深好此道的人的做法--加入一隻和他同性同種的新同伴!!
    不管之後的結果是造成兄弟情深或是手足相殘的局面,至少來一點不同的嘗試、接觸、刺激,會讓大家的生活與情緒變得更新鮮--不論是對飼養他們的我抑或是對被我餵養的他們。
    我還是會擔心,新同伴不能適應新環境,對陌生的小魚缸和外型上熟悉但心靈交流上卻陌生的同類。
    我停不下擔心,小公魚對新同伴不適應,對體型比他略大、色彩也比他豐富斑斕的新朋友心懷不軌。
    他會豁然敞開胸懷喜歡上這新家嗎?他會勇敢面對這個脾氣似乎不太好的新朋友嗎?
    他會「男女通吃」嗎--管他是公是母,看到水中另一個不斷游動的尾巴就會想奮力追逐和啄咬?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幾個朋友在這裡看了幾篇我對我飼養的小孔雀公魚,寫的文情並茂、咬牙切齒的文章之後,紛紛先後告訴我他們想一探這隻瘋狂的他的廬山真面目。老實說,就攝影的角度,最難捕捉到好鏡頭的攝影對象,一是小孩、二就應可算是動物了!尤其是水裡游的魚,更尤其是我養的這一隻魚!
    平常都待在我辦公桌前方的小魚缸和裡頭的他,因為游泳的姿態實在太驍勇又粗暴了,左鄰右舍的同事看著他都異口同聲地告訴我他會不會是過動兒或是躁鬱症?就像我們人類中有這樣病徵的人存在著?更有甚者--朋友之一知道他迅速咬掛了本來跟他一起被我買回來送做堆的母魚的慘劇後,大膽而衷心地建議我乾脆買隻和他同性的公魚作伴,一來讓他解無聊、二來說不定可以驗證我們對他天馬行空的瘋狂假設是否為真--搞不好他是GAY魚一條!
    因為搬遷辦公室,加上連休三天假,怕他悶在那剛大略整頓好的新地方會悶出問題,索性帶他搭著捷運,一路上上下搖搖晃晃地回家度過連休,順便拍下他的模樣,放上來順應觀眾要求給大家瞧瞧,是為記。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06 Thu 2005 00:38
  • 經過

    經過永和市公所,在跟廠商一起趨車巡門市的路上。
    很感動能來這裡,我生命中的童年故鄉--永和--一個樓房屋舍蓋得密密麻麻、到處是教我摸不清頭緒的小街窄巷的地方。
    市公所的模樣沒有太劇烈的改變,看上去和轉眼間都要快二十年前之遙的記憶中的那建物沒二樣、至少是維持以我還能一眼認得的姿態存在。
    它可是那時小學一年級的我,走路上學時謹記在心的指南針、地標一般重要的存在。
    因為我很會迷路、老是記不清楚自己是從何走來接下來又該向哪走去;迷了幾次路後我決定以市公所為中心,從家裡出發碰到了市公所後直直走過幾個馬路口便是校門口了、反之離開校門先走到市公所在往前直直走過約10分鐘後左拐個彎,就會看到家了。
    夏天很熱,我還會偷偷溜進冷氣大到好像變成一座大冰庫的市公所裡,找到靜靜站在一條走廊盡頭的飲水機,拿出透明扁身的塑膠水壺裝滿冰水,有時熱到受不了等不及便曲身歪著頭以小口挨著飲水機、一手克難地按著冰水的藍色開關就咕嚕嚕喝起來,喝完順便邊撫撫被冰水撐鼓的小肚皮、在裡頭賴著不走以享受冷氣送爽呢。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知是忙到頭暈眼花、抑或是為了趕時間怕遲到慌慌張張,今天竟然搭錯車。
    把660看成668,同一家客運公司所以車型和牌子顏色都一模一樣、又是在黑暗中急駛而來的緣故吧!我急急忙忙猛在黑暗中招手,三步併兩步跳上公車,心想這麼快、等也不必等地搭上車,應該萬無一失不會遲到了!還在顛簸的車上搖搖晃晃地打盹,一張眼卻赫然不見熟悉的街景樓牌,這下才意識自己搭錯車!
    方向感向來甚差的我馬上陷入理所當然的慌亂中。幸好發現這路公車有到台北火車站,我至少能在這個四通八達的大站找到車速速趕到我想到的地方吧。
    剛好當下對我而言宛若茫茫滄海中的指引燈塔似的火車站已接近這路公車的終點站…。車上乘客漸漸下光光了,有一小段路上、車裡只有我和司機。
    難得遇到這麼熱心積極的司機啊--他竟然主動開口問我,是要去搭國光號還是坐火車,他可以就近放我下車去搭...。
   「我沒要搭客運也沒要坐火車啦!我是搭錯車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