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8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廠商請吃飯,是精緻的港式餐點,鳳梨蝦球、廣州炒麵、腸粉、叉燒酥...地一道接一道,應接不暇地忙著吃,這忙起來的程度和工作時比起來還真是不遑多讓呢。
    記憶中,我很久沒有這麼盡情地吃一頓了。因為對體重的斤斤計較,深怕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減到可以輕鬆穿下S號上衣與貼身低腰牛仔褲的身材一個不小心又會吹氣球似地回到過去。
    過去,我曾經是體重快跟爸爸一樣重、牛仔褲要穿到33腰那麼大、大一第一次到社團報到還被學長當作學生家長看待的十足胖子。
    所以在歷經兩次刻意的魔鬼減肥後,之前吃東西喝飲料完全不節制的張狂收斂許多,一直戰戰兢兢地叮囑自己從今而後只能再瘦不能再胖了。
    結果當了規律上班族的這四個多月,因為一出公司門盡是一堆打牙祭的各式餐廳、路邊攤、飲料舖...,加上三不五時的請吃飯飯局,我開始從天人交戰到打破心房,然後又再一陣又一陣的大快朵頤之後開始陷入憂慮與懊悔。
    今天吃太飽了,可無奈與小感悲哀的是,我就算吃了一個太飽也不至於太閒,還得馬上窩到小小格的辦公位置上和一堆數字和單據和絮絮叨叨的電話奮戰,儘管過程中心與腦是無法停下地不斷轉動絞盡、但整個人的軀體只能按兵不動地卡死在座位上,那吃飽撐著的一肚子熱量與我的工作壓力一樣焦慮苦無去處可供消耗釋放,然後就極可能隨著與年歲增長成反比直低落下的慢速新陳代謝,一點一滴地淬成肥油長出贅肉,化為體重計上攀高至令我膽戰心驚不忍卒睹的數字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是出於熱心與好意的一個伸手扶持,怎知激起這麼驚駭的社會輿論波濤。
    看到玻璃娃娃因為行動不便,在彼此都同意之下,出自善意的同學抱他下樓,因為要命的濕滑雨水、一個踉蹌驚惶的跌跤,造成了這令誰都遺憾的生死相隔。
    因為被幫助而意外地離開人世的玻璃娃娃,難捨他的家屬為了要理清和尋求一個能讓他們心悅誠服導致他死於非命的真相,一狀告上法庭,一幾番折騰煎熬後的判決,那雙該是絕對充滿溫暖與愛的助人的手,竟變成一雙推向死亡推向悲慘推向絕望的要命的手,那好心幫助人的大孩子,竟要賠上一大筆錢,還得在往後仍堪漫長的此生中背負莫大的壓力與對這世界一些真理的質疑。
    我們何嘗也不是,同這個充滿壓力與無奈的孩子一樣為這樣的判決錯亂與混淆:甚麼是法官口中的應該量力而為?甚麼是法官口中的明知他有病便應該要更小心一點?我只能想得到:選擇幫助與選擇被幫助的他們,在作下選擇的那同一個瞬間,直入彼此腦門與心間的只有感謝、只有溫暖、只有愛,而且容不下你口中義正辭嚴的那其他。
    有很多事不是法律可以合理約束和拍板定案的,或容我該說更明白一點,把這樁意外端上法庭處理,基本上就是一個將這個社會推入艱困與傷痛的為難。
    為難了大部分認為主動助人是再自然與不需因多加思索而停滯不前的善良人們,為難了少數因為迫於無奈的天生缺陷而無時無刻需要別人向他們伸出援手拉一把的身障朋友。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回到以前工作過的書店買書看書,順便探探曾一起工作的伙伴們。
    工作場合中會常常看見與試著趕緊認識不斷變換的面孔,然後又過了一段匆匆相處的時光,倏地又得速速與這面孔告別,這是書店、尤其門市這一行越來越常見的現象。
    很高興還能在熟悉的店面裡,在驚見一個接一個全然陌生的面孔以後,我看到妳們還在這裡。
    還是那一身湛藍水色的制服,還是推著那一台台滿載書本雜誌的推車,還是辛勤躬身彎下腰拉開沈甸甸庫存抽屜幫客人找書,還是瞇起眼睛盯視密密麻麻地印以蠅頭小字的書名的清單補書下量,眼看妳們作著我曾經熟悉的工作的身影與場景,拉著我遁入有妳們同行的日子的回憶,當我看到了熟悉的妳們的面孔、也同時看到了過去的自己。
    有歡樂的、有艱難的、有迷惑的、有堅強的、有憤怒的、有理想的、有堅持的、有動搖的自己,不知道我所看到的、這麼多面向的我自己,有沒有因為離開了曾經執著的這裡與妳們,變得更快樂更有方向、變得更自信不再迷惘一點?
    好像不敢爽快地大聲點頭說是--不管是向自己還是向妳們。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4 Wed 2005 21:27
  • 冒失

    今天,部門裡來了一位新同事,即將接替我隔壁伙伴海闊天空地離去後空出的位置。
    她有一點點年紀,看起來很文靜,一屁股坐下來一張開嘴後,我和隔壁伙伴暗暗驚見她不文靜、甚至可謂很野蠻的另一面。
    她一開口和我說的第一句話,不是客套的招呼、不是初來乍到時禮貌性的自我介紹、而是--
    「妳結婚了嗎?」語氣直接地很是唐突與詭異。
    「這是甚麼問題!!」基於面對陌生人的禮貌性的保持距離,我只能在心裡默默OS我對她莫名奇妙開場白的滿心詫異!
    結了婚,關妳甚麼事?還沒結,也不關妳的事啊?!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心碎的聲音,聽起來該是怎麼樣的呢?
    心碎的時候,真的會發出聲音嗎?
    我以為,心碎該是悄然無息的,會是全世界最喧鬧的一種靜默。
    一個好友在線上的暱稱,悄悄改成了「你有沒有聽見我心碎的聲音?」
    熟捻親近她的我們幾個知音,不單是聽見、甚至都看見了,她為他心碎的怨懟、她為他神傷的憔悴。
    偏偏總是這麼不湊巧的,在這種節骨眼上,最應該聽見心碎的聲音的那個、變了心也傷人心的那個人,硬是一點兒也聽不見。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2 Mon 2005 20:58
  • 名字

    剛剛過去不久的上個週末,和幾個大學同班同學們吃下午茶、聊了一下午。
    不知是聯絡困難、還是忙碌的大家時間不湊巧,預期應會在這個下午見到的人,好幾個終究未如期現身,讓我們到場的難免小小失落,但畢竟太久不見了,嘻嘻哈哈地東扯西聊,開心起勁的忘了時間。
    不能免俗地、我們開始一一點起班上同學的名來。
    每提起一個名字,大家就開始努力回溯對於擁有這個名字的人的一個印象、一個故事、一些關於他或她的喜怒哀樂、一點點模糊、一陣驚呼、一堆猜測.....。
    關於有些名字,大家共同的記憶多一些時就自然而然地談論特別多也特別久。
    然而有些名字,很遺憾也很不好意思地,對大家、或對其實和班上同學並不相知相識太深入的我來說,卻曾經也永遠地,只是一個名字。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說了一句話,這話說的既是柔情萬千但其中的感慨更是萬萬千--
    孤獨不是天生的,人總是在決定愛上一個人的時候,才開始孤獨.
    有點獃住也有點被嚇到,平常促狹嘻笑慣了的一個人,竟能突然吐露這樣一句話來.
    其實這不是自己想出來的句子--你說.這是出自他人手筆的一句話,你是借來用用,告訴我,關於愛情關於孤獨,你是這樣地思索與感嘆著的.
    這麼說起來,愛情世界裡的人生,不過就是孤獨與更孤獨如此的分別啊.
    一個人的時候,因為落寞因為缺憾而孤獨.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幾天感冒了
鼻子強烈的燒熱感
三不五時無法克制冒出的鼻水和噴嚏
頭暈頭重 外加昨天莫名其妙地狂拉肚子
一拉就是半小時 已經快破我有生以來的紀錄
頭重腳輕的無力走出廁所 攤在沙發上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的左手也會寫字
可能是有點左撇子的緣故
左手寫的字
比右手寫的大
比右手寫的醜
但是 跟右手寫的一樣草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在我的房間牆上 掛著一塊告示板
上頭叮叮噹噹地掛了一大堆東西
因為太過琳瑯滿目
身為潔癖的秩序狂的媽媽
為了這塊雜亂的小板子叨念不休
但我還是堅持維持它宛如雜貨店般的存在姿態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哈 首先要說 關於情人節文章的回應
一下子有三人回應 真是被這踴躍嚇了一跳...
滿心感謝與感動 對於這些真摯的鼓勵與共鳴
 
最近發現 約莫三五根的白頭髮 無聲無息地攻佔我的頭頂
因為它們很是囂張地 長的比其他仍是多數的黑髮長又粗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個一向不屬於我的節日
不管是西洋的 七夕的 白色的...一概與我無關
哀怨在所難免 只要一接近這日子
廣播啦 電視新聞或節目或廣告啦 街上的氣氛啦
催化有情人的人們的過節情緒
激化無情人的曠男怨女的寂寥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大我兩歲的表姐昨天生下了一個小男寶寶
礙於他是晚上7點多才蹦出來
醫院規定的第一次餵奶時間是半夜12點多
所以今天去探試才能見到小寶寶
 
表姐生產的過程頗為驚險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和朋友聊天
聊到老化的症狀
一個朋友很努力地想
她說 她聽過有人告訴她
如果一個人有以下症狀上身
就代表你真的開始老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換了我部落格的顏色
灰灰土土的大地色調
其實只是自己善變的心又蠢蠢欲動
加上我放了弟弟自日本旅遊歸來
他鏡頭下的 一隻來自奈良的小梅花鹿照片
為了色調調和 就勉強地選了這個不怎麼樣的頁面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記得好像是徐玫怡吧。她曾經出過一本書,書名就是「辦公室的椅子坐不住」,裡頭詳實地書寫著現在工作性質自由的她,曾經做過的一卡車工作經歷,其中多的是需要長坐在辦公室裡進行的工作。
    坐在辦公室,固定的位置、固定的時間、固定的作業流程、也十分固定地制約了辦公室裡工作的人們的腦袋與心靈。太固定的制約禁瘸了一顆心自由不羈地運作的可能,當然也一點一滴地削弱與試圖鯨吞掉泅游在每個人體內的這樣的能力。
    所以,自覺到這種僵化到足以窒息死人的工作空間的人,就會在怕極了與忍不住的時候,起身離開一下。
    有人選擇離開這個牢籠,轉往另一個牢籠,嘗嘗一樣不自由但箇中玄妙另有不同的牢籠裡繼續被制約的滋味。
    有人就是離開,並不急著思索與確定該往哪裡去。這種人極有勇氣,徹底從制約中全身而退,勇氣的背後,有的是令人稱羨的本錢:例如來自豐厚的身家背景無怨尤地支持、有的則是光靠沒來由的骨氣與莫衷一是的憨膽支撐。
    今天,坐在我隔壁的人,說他要離開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