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刻意去記是誰主張的論述、也未記下看到這段話的確切出處與時間;只依稀記得是在某天讀報紙國際版的外電時看到,大意是這樣的-
 
   「如果把一個國家的政府比做一個企業,那主導政府作為的人,通常是最差勁的CEO。」大抵這段話的旨意,是針對全球經濟海嘯下的諸國政府,從其各層級的主事者、乃至執掌不同功能的各組織,明知舉國已陷入程度輕重不一、無法全身而退的經濟困境,卻仍常總是那個脫序演出的腳色: 不用生意腦袋營運、不懂務實盤算效益,仍理想十足地發想出很不經濟正確的政策,使人民摸不清自己置身的國家,究竟要把這一整個「企業」做成甚麼樣、又將帶向何方。比方,心知肚明財務缺口只顧坐大不見縮小,眼看股市因外資狂賣出而狂瀉,就掏出不知有沒有效用的國安基金或某某基金(通常百姓也搞不清一個國家手中到底握有多少這種基金)進場加碼護盤,護盤後只落得越加碼表現越無力的窘況,像個白白胡亂散財的傻瓜;又比如,主計處把發消費券及釋放短期就業機會等宛如打嗎啡蒙蔽疼痛根源的衝短線策略,直接看作是讓現在關乎失業率的諸數據並沒想像中高的「德政」,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苟且,會叫人產生一種錯覺: 以為要經營一個國家還不簡單嘛?只要擺好鴕鳥姿態、以及擅長挖東牆補西牆地美化帳面上的數字,遇到外界質疑指責策略無效領導無方,旋即來上一句:「現在大環境不好、我也不知大環境會有這麼不好、我有甚麼辦法?」云云打混帶過,打完太極後,就又沾沾自喜自認時局敗壞至此,能這麼帶頭領政已算勇氣可佳、很了不起了。
 
    忍不住又聯想起,看最近的電影《真愛旅程》,身為業務員的男主角,坐在自己辦公室位置上,對自己的工作與效績,來上一段深沈又感慨的心得獨白-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必須承認這是一張令人看了心驚的容顏…80年代與美艷女星金貝辛格合演《愛妳九週半》的帥氣性格男星米基洛克(Mickey Rourke, 1956-),因為走紅後無法收斂放蕩不羈的過度自我,讓自己的名字被送上好萊塢眾多製片的黑名單,就此長成了星海中最飄零浮沈、人人閃避的一隻遺世孤鳥。轉而投身摔角界的他,原本魅惑眾生的俊俏小生臉孔,也許是因現實生活的顛沛不順而滄桑落魄;也或許是為嘗試與鍛鍊摔角技巧的反覆受傷、而不斷藉助整容去勉強修補,導致如今不堪直視、讓昔日影迷一看就要嘆息扼腕的走樣身形與黯然臉龐。
 
  眼看米基洛克在快要被與時俱進的時代洪流裡,就要被徹頭徹尾地淹沒的放逐之末,一個令人心慟的電影本事-《力挽狂瀾》(The Wrestler),催使米基成就了一段,可能是在當今影壇上,一段最令人心碎的演出。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三年,足夠教呱呱墜地的初生稚嫩嬰孩,長成活潑跑跳、言行自如、甚至鬼靈精怪的國小學童了。
   
    十三年,可以讓青春年華的青澀少女,蛻變為身心靈漸趨成熟、在感情或職場等人生場域上,略顯世故的輕熟女了。
 
    十三年,能使歷經幾番人生起伏磨練、奉獻出最精華的青春與心力、因而練就一身猛膽的青壯年,折舊為力有未逮、開始追憶與感嘆過往巔峰的老者。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星期天,看見耀眼的太陽在一陣善變難測的忽陰忽雨後露臉,當下決定「出走」…拒絕賴在家裡面對任何插電或連上網路的畫面,離家出外看看走走。
 
    不知那裡來的莫名衝動,也許是來自老弟曾經身體力行過的一段莫名、卻暢快非常的都市散步-老弟總是大力建議用徒步的方式,從我們位在敦化國小附近的家門口,一路靠雙腳走到信義區去逛街。不必搭公車繞路、也無須靠需轉乘的捷運,就只消仰賴我們不斷行走的本能,以高聳入雲端的台北101大樓為終點指標,走上約莫半小時即達。這段看似長征的步行路,走起來並非想像中遙遠艱難,不知不覺中走到了目的地,也就格外能感到暢快輕鬆了呢!
 
    過完年後,身上的肥肉因為肆無忌憚的貪吃美味、也放肆地橫長了好些斤兩。於是,減肥意志又自動自發地在體內與腦內啟動堅決運轉的機制,除了少碰澱粉、炸物、重口味沾料和戒除吃著玩的多餘零嘴…等等餓其體膚的舉措,「能站著就不坐著、能走著就不站著」的勞動筋骨信念也要不懈怠地執行。老弟之前聽在我耳裡,充滿傻勁、又有點不可思議的誇張感的散步獻策,我決定以毫不遲疑、大步邁開的步履著實走上一回。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過了一個大年又一年,一連九天的春節假期,雖可堪稱是近年來難得的超長連續假、但若跟歐洲人動輒兩個禮拜起跳的聖誕加新年大假相比,還真嫌短了。
   
     這年假,起初想來九天之長的假期理應會很長足,到了尾聲卻徒呼負負地驚覺時間總消逝得太匆促、還有好多最初期許自己要好好做的事,終究都沒做…究竟,時間都被浪擲在些甚麼人事物地上了?
 
    很多最窮極無聊與難受的時光,被迫獻給了南下返老家及北上回家時,動彈不得的「龜」速公路上。幸好車上還能放放我和老弟新買的CD大聽解悶,開車的老爸途中很配合(應該也可說是別無選擇!)與我們同聽方大同、DUFFY、甚至老弟最鍾意的Heavy Metal。偶爾跳回來聽聽他懷念的木匠兄妹、也不可免俗地要暫停CD Player轉到FM94.5的警廣路況報導。(雖然,我一心認定,過年的路況最無意義可言、沒有聽的價值,因為從台灣頭到台灣尾的國道省道乃至濱海道路等講一大堆,這些路上還不都只有幾個現況在輪迴-定點、回堵、緩慢…)每輪到播放陳綺真雲淡風清似的柔緩曲風與細微歌聲時,老爸會不太識趣並百般不情願地說:可不可以別再放她的歌啦?!老爸以為,走走停停的車陣裡,邊聽太過溫柔的歌邊開車,他恐怕就要放開方向盤踢開油門,沈沈睡昏去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趕在農曆新年的漫漫長假前,或努力、或不經意地,做成了幾件讓心情大好的事。
 
    驚覺新陳代謝隨年紀增長而江河日下的我,決心搬出近十年前那場大減肥的意志力,每天洗澡完畢就對大腿、小腹、屁股推抹上飄散柑橘氣味又油膩膩的緊實霜,推到雙手發痠全身發熱才罷甘休;午晚餐盡量少吃甚至拒絕澱粉類入口,這幾天穿上牛仔裙褲已不見膨脹的不適與繃緊的勒痕,走起路來也更覺輕盈快適呀。
 
    一向在抽獎時總心想事不成的我,終於不再陷入想要甚麼就偏偏摸不到甚麼的事與願違,昨天上公司旁的7-11買微波午餐,加碼50元硬幣一枚買了一盒牛年轉運公仔,迫不及待地打開竟是人人想要的、變身小金牛的OPEN小將! 當場不顧腳下踩著細跟高跟鞋,一手抓著因為有太陽能裝置而在燈火通明的7-11內搖頭晃腦的OPEN將、一邊對著同事又笑又跳起來! 連店員都爭相想看不容易摸到的小金牛造型OPEN將哩,還幫我小小地鼓掌喝采了一下。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很幸運又幸福的是,在上週六陳綺真的演唱會的開場未久。
 
    陳綺真的外型與聲線纖弱優雅、說起話來細語輕聲甚至帶點不知所措的羞澀,但當她拿起吉他站在台上唱起自己的歌,不管節奏輕重曲調快慢,聲音與表情自然坦白一如她處於渾世間始終不造作的簡單自然姿態,但是一點都不若她表面初給人的弱不禁風印象,徹頭徹尾釋放著異常肯定而堅強的能量。容我這樣簡單形容吧-陳綺真表面看似柔靜的月亮,而且還像那種靜夜黑空裡猶抱幾絲黑雲彩微遮掩的那種神秘之月;可是在她心底,其實一顆火紅炙熱、從不放棄閃耀的太陽,始終高昇著。
 
    怎麼會呢?她的聲音,就算透過大型演唱會等級的麥克風與大音響傳遞,聽來都是那麼細小、卻奇異地同時讓人感受到感動的溫與奔放的熱。我想更精準地說,是她的態度-為自己喜愛與擅長的音樂而生,用哲學性的思考(她的大學專攻就是哲學)與貼近人心感受的敏感思緒去創作,就算現實有時時與自己為敵的可能,也仍堅持以音樂以創作為基調活出自己的,那股不滅熱情的態度。僅僅是憑這股勁、這份真,以實際行動一步一腳印地一路比賽走唱、不靠眼高手低的空想以及多餘包裝與炒作,就能打造出來的成就與個體…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一直不去探究這曲子出自何人之手,只在意那沉穩、平和而靜好的行雲流水鋼琴聲,只消開頭三兩個音符、不甚規矩的後起拍、卻同時又配上簡單得意外的旋律,便很容易地教人將心中奔騰的懸念與煩擾的渾世塵埃,倏地飄散於無形。
   
    Gymnopédies No.1,係Erik Satie (1866-1925)最為人所知與所愛的鋼琴曲創作之一。Satie在世時的為人作風,套句現代人的說法,說的好聽--是特立獨行、饒富個性;但若說的難聽,他可謂刻意不與世俗主流同流的"怪咖"。誕生於十九世紀末法國下諾曼第的Satie,五歲不到的年幼時期,即因父親工作關係而隨全家移居蒙馬特、隨後又遭逢母喪而被送回老家給祖父母看顧,童年的泰半光景,就因家庭的變故而顛沛輾轉地度過著。或許正因為諸多變化衝擊的成長歷程使然,Satie孤僻絕決又善變的性格習氣於焉養成,從他所創作的多支鋼琴曲,實在很難被硬性歸類為哪一種流派的音樂,既非古典、也非純然是現代;光看譜似乎簡單、聽起來卻深刻的極富想像空間而富含層次的詭譎可以窺見。
 
    唯一可肯切被聽見的,只有一件事: Satie自己的堅持,做自己真誠喜歡甘願做的,不論於創作或是於人生。一個人生而為人,若能不為外界潮流或眼光所左右地、只單純一貫地照自己的堅持去處事立命,這股只順"自己流"而活就是最純粹而真實的信仰,顯然,Satie做到了。儘管年輕時的Satie曾受洗入過教會,他的創作卻完全不按照教會調式、甚至大膽唱起反調,所譜寫的鋼琴曲中,不劃小節線、拍子與終止記號也無的隨性,這些小細節可看出他不取法教會調式、甚至對當時引領潮流的浪漫樂派發起反動的任性。與其說愛他創作的旋律與氛圍、倒不如說,我愛的是Satie音樂裡暗暗流洩的,那股不安份的反骨精神。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8/12/31‧倒數計時的那一天】
    2008年的尾巴,是一年的最後一個工作天,對口的外國廠商們都早已從聖誕節起休起長達一兩週的假期,往來的Email量因此頓時變少,望著辦公桌上排排站的、廠商們十二月初就陸續自海外捎來的聖誕與新年祝賀卡片,心底也不禁早早就醞釀好滿滿的放假情緒,自然沒能勻出太多空間給拼工作這回事了。「跨年做甚麼好呢?」「元旦四天連假打算怎麼過呢?」的問候與想法開始在下班前夕、於辦公室座位上興奮的交頭接耳聲中熱烈傳遞著。MSN上朋友們暱稱的簡短字裡行間內,也開始傳達各自的跨年行程並放送各式新年祝福話語。這一天,因為擔心辦公室所在位置的信義區會陷入川流不息的人車雜沓中不得動彈,我及早關機、與座位周圍仍在場的同事喊了新年快樂明年再見、就瀟灑地打完卡走出門了。
 
    還是想「現場」看101跨年煙火。但以往可能相約跨年狂歡的伴,如今坐月子的坐月子、陪老公的陪老公、或是早已疏於聯絡、或在遠地工作抽不了身、或是主動表明自己已過了想狂歡的年紀失去了想刻意跨年的興頭…那麼,仍然對計畫親力親為瘋跨年這回事興致勃勃的我,是否可說是美其言自己「還很年輕」,或者該直接不客氣地點破自己是「還不服老」呢?於是,奔回家後草草吃了晚餐,陪老爸老媽看著LIVE的日本紅白歌唱大賽,心滿意足地看見帥氣依舊的SMAP表演(最重要的是木村那無懈可擊的帥臉!)後,穿起大衣、拾起相機,就尾隨年輕的老弟一起靠著雙腳抄著捷徑,一路勁走三十多分鐘,卡到了國父紀念館旁國聯飯店前人行道上的好站位,看101倒數跨年煙火。沒想到這個位子好到可一石二鳥地將101與京華城的煙火大秀雙雙盡收眼底。一比之下,101的煙火氣勢減弱了,反倒是京華城的氣勢萬千炮聲隆隆,一路上都能聽到人們對京華城煙火的驚豔讚嘆、同時交雜對101煙火的難掩失望。不過跨年夜還是親眼看見了倒數下的煙火,不管好不好看,從2006一路到2009,從倫敦到台北,不同的時空裡,自己總在瑞氣千條金光閃閃的璨麗煙花裡走入新的一年,似乎成為自己的生命儀式、一種不成文也甩不去的習慣了,彷彿不這麼看煙火就開展不了新年似的。這樣的參與感竟也微妙地衍生為一股小小的成就感,也算是小小的幸福經歷。
 
     【2009/01/01‧新年連假的頭一天】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又到了一年將盡之時,免不了又得狠狠檢視,這一年自己如何度過。
 
  在這一年,我「又」換了新工作-就在揮別去年回國後展開的一段極短暫但也極失敗的工作經驗後,我選擇在2008年、於自己過去最熟稔的領域再出發。從不可免的跌跌撞撞中出發,在對陌生環境裡百轉千迴的試探中站穩腳步,在反覆琢磨與記憶中開始奔忙卻紮實的營生,在混沌不明的世局中因為目前還算穩當的工作、與期間幸運遇見幾個令我溫暖欣慰的人與事,而叫我自動忘卻工作上難免的紛擾繁瑣,依舊可在幽微中瞥見幾絲希望之光。
 
  在這一年,周邊親近的人紛紛有著或好或壞的際遇變化,母親過馬路不慎撞上了疾行的機車,雖然發生事故的當下、與養傷復健的過程自是苦不堪言,一家人的生活步調因此而被不尋常地打擾、心緒也隨之起伏煎熬,但積極配合復健的母親只花大半年的光景,就能活動自如,也漸漸修改過去過分躁進、凡事搶快的性格,我們全家也更能試圖虔心參透意外造成的打擊、並從低潮中學習如何寬心接納世事的變化,這場意外雖是苦事一樁,讓我們習得如何以更豁達淡定的態度過日,也更懂得珍惜家人之間的情緣羈絆,終歸是一個苦盡甘來的好結局。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